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许小庄 > 宋小庄:用普通法处置“占中九犯”并非政治报复

http://magurabike.com/xxz/84.html

宋小庄:用普通法处置“占中九犯”并非政治报复

时间:2019-06-21 09:15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4月9日,香港区域法院陈法官宣判“占中九犯”罪成,获准保释,等待判刑。“末代港督”彭定康随即攻讦,“港府以过时的法规检控,是政治报仇”;否决派法令界中人亦持雷同概念。对当局采用“公家妨扰罪”告状9名嫌犯,笔者并不认为过时,也不认为是政治报仇。9名嫌犯的犯罪根基现实都成立,没有任何嫌犯脱罪,只是个体嫌犯的个体罪名不成立。从判语能够看到,科罪是由相关的证据和相关法令揣度的,并非政治报仇。

  其实,特区当局对违法“占中”以“公家妨扰罪”告状,似嫌全面。“占中”是风险社会公共次序的犯罪,但不限于公家妨扰,还有其他罪行,其形成社会动荡、法治粉碎、经济丧失、人心不安、激发旺角暴动和“港独”暴行,不单风险社会公共次序,并且风险国度平安,并非“公家妨扰罪”能够囊括,还有其他罪名能够追查,能够数罪并罚。

  选择通俗法的“公家妨扰罪”检控合理

  判语对选择通俗法上“公家妨扰罪”作了申明,“公家妨扰罪”有通俗法(判例法)和成文法上的犯罪的别离,但选择通俗法上的犯罪,不是纯粹量刑轻重的考虑,而是通俗法上的罪行比成文法上的罪行,范畴更为普遍。

  香港根基法第8条划定:“香港原有法令,即通俗法、衡平法、条例、从属立法和习惯法,除同本法相抵触或经香港特区的立法机关点窜者外,予以保留。”检控方选择以通俗法或成文法的公家妨扰罪告状,都是能够的。

  但违法“占中”风险社会,后果极坏,香港经济丧失极大,成文法的“公家妨扰罪”,量刑太轻,不相等,选择通俗法的“公家妨扰罪”更为合理。

  另一方面,根基法第84条划定:“其他通俗法合用地域的司法判例可作参考。”采用通俗法的“公家妨扰罪”,不单范畴较宽,能够参考的司法判例也较多。对检控方的选择,虽然判语没有引述根基法的划定,但判语是有来由支撑的。

  对罪名能否过时,香港社会有分歧看法,彭定康也不外吠形吠声。在此涉及:(一)通俗法“公家妨扰罪”能否过时。(二)若是过时若何处置。

  对第一个问题,在英国刑法的教科书和案例汇编上,能够找到“公家妨扰罪”的最早案例大要是300多年前,简直相当陈旧。但陈旧的案例不等于过时。判语引述的2006年英国上议院法庭审理的R v Rimmington (2006)案,是最权势巨子的通俗法“公家妨扰罪”案例。判语引述的2018年R v Stockli(2018)是比来的案例。

  通俗法本身就是案例法,数百年前成立的案例未必过时,能够历久弥新,也能够翻旧变新,通俗法的判例是不会、也不成能自行覆灭的。在现代通俗法的法庭打讼事,有当事人的大状引述数百年前的判例,并非十分稀有。

  除非相关判例被立法所修订,或被后来的法庭所推翻,不然,通俗法不成能久废湮没。不像罗马法,若是法令条则太久未被引述,就可能完全消亡。香港采用的是通俗法,彭定康没有搞清晰,就说特区当局用了过时的法令,只能证明他本人是法盲。

  对第二个问题,以教唆诉讼(champerty)的罪名为例申明。该罪名发源于几个世纪前的英国,但美国早就无此罪名,律师与当事人打讼事分成(分赃),是一般不外的。但在英国,直到1967年制定的刑法法(Criminal Law Act)才拔除了此罪。该法没有引进香港,香港还有此罪,没有过时的问题,未经立法修订或经判例舍弃,仍然具有,能够随时引述。通俗法的法令如果有过时的问题,也应由立法机关或法官来决定,彭定康无权置喙,他不比法大。

  “煽动”违法能够入罪

  还成心见认为,“占中九犯”的控罪和科罪是以言入罪。在“占中九犯”案中,总共告状了6项罪名,解除了反复,就只要3项罪名。这3项罪名是“串谋犯公家妨扰罪”、“煽动他人犯公家妨扰罪”和“煽惑他人煽动公家妨扰罪”。上述罪名的“串谋”、“煽动”、“煽动他人煽动”似乎是以言入罪。其实,言论表达入罪也是常识,不知为何有人不大白;言论也是行为,也能够入罪的,例如离间、宣扬色情都属于言论的范围,都能够入罪。

  有人认为,只需不采用暴力手段,就可免得罪,此话误甚。违法“占中”标榜“爱与和平”,底子虚假。据警方统计,“占中”期间有130名警察受伤,“爱与和平”会危险别人、会使人受伤吗。即便无人受伤,也可定罪。

  所谓“占中”,听说有六个阶段,包罗发蒙鼓吹、受蒙插手、设想方案、公民方命、占领要挟、争取(无法理根据的)普选。前三个阶段都属于言论的范围,但并非不克不及够定罪。香港法令对犯罪的预备、筹谋和鼓动,有两种应对方式:(一)与本罪挂钩。《刑事罪行条例》第159A条划定了串谋罪,第159C划定了罚则是与所串谋的罪行的严峻程度相等的。《刑事诉讼法式条例》第101I条划定了煽动的赏罚是与本罪挂钩,强调如本罪是通俗法上的犯罪,煽动本罪的量刑能够以最高刑论处。(二)不与本罪挂钩,煽惑本身既是手段,也是目标。《刑事罪行条例》第9-10条的“煽惑罪”就是如斯。

  “政治报仇”论是不懂法的外行话

  有些人看不起通俗法,这是不懂通俗法的外行话。“一国两制”和香港根基法保留香港原有法令是有聪慧的,问题在于施行和合用。

  若何处置“法不责众”问题。据报道,参与违法“占中”有一万多人,他们都冒犯了“公家妨扰罪”,但如全数告状,香港没有足够检控人员和办案人员。像“占中”如许大规模的违法活动,参与者都具有配合意欲,但大部门参与“占中”的学生仅起到次要感化,是从犯。对从犯,能够考虑从轻惩罚,以至免去惩罚,如许做不违反法治。

  而煽动他人进行违法占领的少数人,是这场配合犯罪的组织者,是主犯。串谋、筹谋这场配合犯罪、提出不法标语,竭力要实现不法目标带领者,是首犯。这些煽动、串谋等具有言论性质的行为,比具有步履性质的现实占领行为,更具社会风险性。针对“占中九犯”的检控、判刑,尤为主要。此非政治报仇,乃是依法治港。

  本案判语甚长,共246页、764段、246个脚注,阅读颇为费时。判语再次确认,“公民方命”不得作为刑事罪的辩白来由,是准确的。大师关心4月24日的量刑,且拭目以待。

  作者:宋小庄 全国港澳研究会理事 深圳大学港澳根基法研究核心传授

  来历:文报告请示

  港媒:“占中”还有首恶等“落镬”

  2019-04-16

  教联会主席:“占中”案裁决警醒教育界

  2019-04-15

  黄之锋乱评“占”裁决 图煽“寒蝉”避罪责

  2019-04-14

  港媒:彭定康目无王法教唆港人

  2019-04-12

  上载前男友新欢欲照 23岁女子囚90日

  2019-04-11

  港媒:“占中”罪成仍假装好人

  2019-04-11

  民调:郭台铭支撑度持续添加 已逆转胜韩国瑜

  港媒:否决派软土深掘 不乱港不收手

  否决派议员再煽占“钟” 包抄特首办瘫痪交通

  富权:王金平助郭冷韩趋势根基开阔爽朗

  民调:韩国瑜成2020大选独一可能胜

  日本“乳帝”杉原杏璃 雪乳浑圆眼神勾人

  具有魔鬼身段的美国妹子——Lauren York

  北京大兴国际机场航站楼工程进入完工倒计时

  旧事布景: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

  第53届巴黎航展揭幕 多家中国航空企业表态

  四川宜宾发生6.0级地动

  中国超算备受国际业界关心

  陕西洛南:周湾苍鹭千姿百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