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徐小庄 > 我的父亲仉鸿印(中) 文仉桂馨

http://magurabike.com/xxz/305.html

我的父亲仉鸿印(中) 文仉桂馨

时间:2019-07-18 22:32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七、组建津南支队

  为了响应毛主席关于“扩大抗日武装,开展独立自主的游击和平”的号召,1939年9月一天,周贯五政委向父亲和李恒全同志颁布发表了党委的决定:“为了巩固冀鲁边区抗日按照地,扩大抗日武装,党委决定派你们前往冀鲁边,组建津南支队,录用仉鸿印同志为副支队长,李恒泉同志为支队政委”。周政委接着说:“至于兵源和兵器,要由你们回到边区后和本地军政担任人共同设法处理。”周政委炯炯有神的目光看着他们二位,象是在问有没有决心。他们两人对视了一下,众口一词地回覆:“坚定施行党委决定。”

  当他们辞别时,周政委把本人经常进修的毛主席《论持久战》一书拿出来,送给他们,并嘱托说:“你们此次使命很重,坚苦不少,要多进修。但愿你们按照党地方、毛主席的教诲,策动人民群众,组建抗日武装,胜利地完成使命。归去的路上,仇敌封锁很严,必然要多加小心。”

  父亲和李恒泉同志,怀揣着《论持久战》,每人背着一支匣子枪,仅带着一个通信员和一名勤务兵上路了。他们披星带月,风餐露宿,日夜兼程,在各地交通站的协助下,穿过仇敌一道又道的封锁线,渡过黄河、徒骇河,很快回到了冀鲁边区。他们走到上梁村村头一家门前,悄悄地拍了几下门,一个五十多岁的白叟出来开了门。白叟一见父亲,冲动地说:“老仉,你们可回来了,此次带来了几多人马?”“就我们几小我。”父亲指着李恒泉同志说:“这是津南支队的政委,我是副支队长,兵嘛,当场组织。”

  “我家的小三算一个,前次让你们带着,你嫌小,此刻可是一条汉子了,不信你瞧!”白叟指一斧正在炕上熟睡的小三。“这回必然收下他。”父亲说。

  他们日夜奔波,却一点也不感应委靡。这一夜,张大爷在他们睡觉的处所,铺上了很厚的柴草,但他们仍是不克不及入睡。最初,他俩干脆凑近小油灯,读起了《论持久战》,读着读着,报晓鸡曾经叫了三遍。他们用冷水洗了洗脸,便投入了组建津南支队的严重工作。他俩起首在大桑树的一个村里,找到了津南地委书记马振华同志、8团政委陈德同志及其他带领同志。老同志们见了面非分特别激情亲切,互相问长问短。待大师坐下后,父亲起首向他们传达了党委决定:罢休策动群众,扩大人民武装,组建津南支队,巩固冀鲁边区按照地。李恒全政委做了一些弥补。接着,马振华同志引见了冀鲁边区在主力部队转移之后,日、伪、顽固派不竭蚕食我边区的严峻形势。同志们分歧认为,党委的决定很是准确,完全合适边区的环境,都暗示坚定支撑组建津南支队的决定。陈德同志说:“六支队7团转移时,留下的两个连,因为战事屡次,没有及时弥补,建制曾经不全。为了尽快组建起津南支队,能够以这两个连为根本,敏捷扩军。”在边区党、政、军组织的协助下,父亲和李恒泉同志投入了策动群众的严重战役。

  老仉来拉步队的动静在附近很快传开了。青年们都积极报名参军,有的在寒冷的深夜背着行李,还有的本人带来了步枪和枪弹。短短几天的时间,就曾经组织起二百多人的步队,不只配齐了5、6两个连的建制,并且为新连队的成立预备了前提。

  因为父亲招兵的声势越来越大,县城里的鬼子、汉奸们也获得了风声,叫嚷着要覆灭这支步队。父亲考虑到步队方才组建,编制不健全,战役力较弱,决定临时避开仇敌,三军转移。步队一夜就走出去九十多里,当晚上点名的时候,发觉队部里多了个小孩。这孩子也不外十一、二岁,那又干又黄的脸,显得那双眼睛出格大,出格有神。支队部的干事正在带动他赶紧回家去。父亲走过去,那孩子一把拉住他不放,说:“支队长,收下我吧。”父亲一看,是上梁肖老夫的小儿子肖彬。他曾经几回要求参军,因春秋小,没有收他,此刻他又跟来了。这个又黄又瘦的孩子竟然跟着部队一夜走了近百里路。他从心里喜好这个有节气的孩子。贰心想,是棵好苗子。但他仍然很庄重地说:“兵戈不是小孩捉迷藏,快回家吧,长大了再来参军。”但这孩子却有股子牛劲儿,说破嘴皮,他也不归去。最初父亲说:“先让他留在支队部碰运气吧”。这孩子一听支队长让他留下,便欢欣鼓舞地奔向操场,加入部队操练去了。

  群众积极支撑抗日,兵员络绎不绝,一个多月的时间,曾经建成5连、6连、7连,又将一个处所抗日武装收编为第8连,还有两个手抢队,共计三百多人的步队。他们持续打了几个标致仗,从仇敌手里夺来兵器,配备本人。因为父亲长于组织步队,一批批地向主力部队输送兵员,人们称他为“兵母子”。意义说,他是个组织、输送兵员,充分人民武装的妙手。父亲在扩大抗日武装力量的工作中,做出了精采的贡献。

  到1940年9月,津南支队被改编为115师教诲第六旅16团二营。父亲任二营营长。这时二营已配备成5、6、7、8四个主力连,此中五连全数是日本兵器配备,并配备轻机枪一挺,六零炮一门,清一色的“三八”大盖枪,一人一顶日本钢盔,号称“铁帽子五连”。这支步队活跃在津南、沧县、乐陵、宁津、东光、新海一带,对日伪军有很大的威慑力。二营勇敢善战,威震敌胆。那些伪军听见二营和仉鸿印的名字就惶惶不安。伪军之间常矢语:“谁不干功德,出门准赶上二营,被打瞎一只眼”。群众传说可神了,说仉鸿印的一个纸条送到伪军据点,伪军就得乖乖地将弹药如数送到指定的地址,若是顶着不办,那就会遭到“不利”的命运。

  八、旧县桥夺枪

  旧县镇是鬼子的一个主要据点,里边住着鬼子的一个小队和一个汉奸中队。旧县镇的南边有一个大桥,叫旧县桥。1939年,合理高粱晒米,谷穗哈腰的早秋时节,日寇集中数百名民工修路架桥。工地离旧县据点仅二里地,我们部队很少在这儿勾当。所以鬼子比力麻木大意。白日,一小队鬼子作鉴戒时,常把步枪搭成枪架,走到遍地监工。仅在土台上放着一挺机枪,有三个鬼子看护。这个环境很快传到父亲那里。经阐发,公路两旁的青纱帐可作保护,父亲决定奇袭。让第二手枪队派出一个班,扮装成推土车的,挑担的,混进民工步队,伺机夺枪。派两个连潜伏在公路两边的青纱帐里作保护。

  第二天早饭后,工地上呈现一个黑脸大个,袒胸露怀,呆头憨脑的民工,他就是手枪队员韩凤池。他装着喝水、大便的样子察看好地形。他看环境没有什么变化,就走到机枪旁边嘿嘿一笑,问日本小队长:“太君,这是什么的干活?”“开路,开路,何处的干活、看看的不可。”鬼子不以为意地说。“我的气力大大的有。看!大大的干活。”韩凤池边说边走回工地。来回三趟,扛了六根木头送到桥边。他一手用凉帽扇着冷风,一手撂起衣襟擦着脸上的汗,蹲在机枪旁边,笑着问:“我干活的顶好?”“干活的顶好。”鬼子也随合着说。对他接近机枪,完全没有思疑。韩凤池把机枪扛在肩上,挺起胸膛,学着日本兵练操的样子,高抬着两腿,原地不动踏步走,嘴里还喊着“一二一。”鬼子们笑的前仰后合,他看机会已到,抬腿向青纱帐跑去。日本小队长还认为和他开打趣,高声嚷着:“何处开路的不可。”

  砰、砰、砰、跟着我手枪班兵士的枪声,土台上的三个鬼子回声倒地。接着,青纱帐里打来的排子枪弹犹如暴风骤雨一般。数百名民工一哄而散。手枪队员扔下镐和锹,抽出掖在腰里的手枪,向散在遍地的鬼子开枪,随后扛起鬼子丢下的“三八”大盖,也钻进青纱帐。部队敏捷转移,等据点的鬼子、伪军前来策应时,修桥工地上仅剩下了十几具鬼子尸体。

  旧县桥的民工,很服气八路军的战役精力,感应八路军是真正抗日的。他们若是再回旧县桥,很可能蒙受鬼子的毒手,所以二十几个民工纷纷加入了八路军。

  九、引蛇出洞

  孙清屯据点,驻有一个鬼子小分队和连续伪军,据点四周挖有深沟,四面都是宽阔地,不易接近。仇敌认为何如他们不得,十分猖狂,无恶不作。附近村民恨透了他们,纷纷要求津南支队赐与严惩。父亲决定歼灭这股仇敌。强攻晦气,决定智取。于是父亲设调虎离山计。他派许庄子村村长到据点里送小演讲。演讲条上写:“仉鸿印仅带一排人插进我村”。并叮咛这个村长说:“你进孙清屯据点前,先跑跑圈,跑的通身是汗,喘不上气来的时候,再进据点,装做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先别措辞,把演讲条递给鬼子看。”接着,父亲又吩咐他若何因地制宜对于鬼子。村长点点头,很有决心地说:“包管完成使命”。然后飞快地走了。

  公然,鬼子小队长看到演讲后,用批示刀要挟这个村长说:“你良心坏了的!死了死了的有。”这个村长气喘吁吁地说:“我是良民,仉鸿印真的有。”鬼子小队长公然相信了,让这个村长带路,率鬼子兵和汉奸队共计一百多人,向许庄子村进发。

  父亲率部队在许庄子村西南潜伏好。仇敌一进入伏击圈,机枪、步枪一路开仗。战役一个多小时,敌伪全数被歼灭,俘虏伪军八十名,缴获枪械一百多支。从此当前,据点的日伪军再也不像以前那样猖狂了。边区军民一提起津南支队,都挑大拇哥。而日伪军听到津南支队就脸变色,腿打颤。

  十、日寇屠刀下的岁月

  旧县桥夺枪和许庄子村歼敌胜利的动静传开,边区群众拍手称快。而盐山城里鬼子头子,却对父亲恨的咬牙切齿,十分沮丧地嚎叫:“索嗄,仉鸿印奸刁大大的,鬼魂的干活!”他竟用5000块大洋赏格,买父亲的人头。可是,他错误地估量了中国人。父亲从老乡那里不竭地获得谍报,而日本人却永久不会晓得仉鸿印在那里。

  接着他们的疯狂报仇也起头了。日伪军一个小分队,俄然包抄了仉小庄,把乡亲们调集到十字街核心。他们端着刺刀,拿着皮鞭,拉着洋狗,逼问大师说:“仉鸿印及其家人在哪里?说出来,皇军大大的有赏。”乡亲们瞪眼着仇敌,谁也不措辞。俄然,鬼子从人群中拉出一小我来,他是仉振海叔叔,一个老诚恳实的庄户人。鬼子用手枪指着他的脑门高声逼问。他冷冷地说:“仉鸿印四处打游击,我们老苍生怎样晓得他在那里。他的家人早就跑了,还敢呆在家里?”“他说的对!”乡亲们众口一词地嚷嚷着。逼问、拷打,不断折腾到下战书,也没有成果。气急废弛的鬼子跑到我家,抢走了爷爷珍藏的字画、古瓷器等值钱的工具,然后放火烧了房子。火光冲天,书房的桌椅板凳被烧得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日伪军害怕父亲的步队闪电式地袭击他们,所以日落之前,仓皇缩回到据点去了。日寇为了搜扑父亲,曾先后五次烧了我们的家。

  为了遁藏日寇抓捕,父亲派人把我祖父母以及我母亲和孩子们接到其时的乐陵抗日按照地,很快又把婶母和堂弟接来。我们分离荫蔽在乡亲们家里,抛头露面和老乡当成一家人。那时经常搬场,多则个把月,少见几天。为防日伪军狙击,我们晚上常常睡在庄稼地里。若是第二天无敌情,再回到村里。我们住在李杏雨家村时,一天,父亲派人送来动静,说鬼子要来扫荡,敏捷转移。娘抱着弟弟,我拉着娘的衣角,跟着送信的叔叔,在漆黑的夜里,冒着蒙蒙细雨,仓猝赶路,深一脚浅一脚,滑倒爬起来,满身是泥,一夜竟走出去几十里路,达到八路军节制地带,在老乡家住下来。其时,奶奶正在伤风发烧。爷爷奶奶只好留下来,荫蔽在一个老乡家里。这家的年轻人也都躲起来了,只留下一个七十多岁的老太太。第二天,公然一小队日伪军八面威风的来了。期待他们的是空空的村庄。鬼子小队长气坏了,号令日伪军分头挨家挨户地搜查,抢掠。一个伪军来到我爷爷住的这家,进来一看,都是白叟,便端着刺刀四处乱翻乱找,俄然在鸡窝里找出一个包裹。包裹里面包着这家老太太送老的衣服。老太太一看极了,颤颤兢兢地从床上爬起来,想抢回本人的包裹,却被伪军一脚踢翻在地上。爷爷在一旁其实不由得了,便峻厉地说:“你是中国人,有本领去打日本人,欺负中国老苍生算什么能耐!”汉奸一听气坏了,一把将爷爷按倒在地,举起枪托就要往爷爷的头上砸去。这时,俄然闯进一小我来,一把拉住阿谁伪军的手,悄然对他说:“你不想活啦!你晓得他是谁吗?他是仉鸿印的老太爷。你把他杀了,仉鸿印能饶了你吗?”阿谁伪军一伸舌头,两人飞快地跑掉了,也未敢去告诉日本人。由于他们晓得,八路军的锄奸政策,对死心塌地无恶不作的汉奸严惩不贷,所以很多伪军都想给本人留一条后路。爷爷常常讲起这段故事,想起爸爸令仇敌惶惶不安的威慑力,心里老是充满着骄傲。

  日寇的烧杀抢掠,加上几十年没有过的旱灾、蝗灾,地里的庄稼颗粒不收。我们全家东躲西藏,和乡亲们一样忍饥挨饿。挖野菜、啃树皮,有时还吃皇虫。最难下咽的是旧棉花籽榨油后做成的窝头,吃了这种带棉毛的窝头,大便便不出来。孩子们偎依在妈妈的怀里饿的哭个不断。在困苦和饥饿中,弟弟炳辰和堂弟炳午先后夭折了。

  一天晚上,父亲回来对母亲说:“此刻日寇疯狂扫荡,我带着步队和仇敌日夜拼杀,早已将存亡置之度外。炳耀儿曾经16岁了,我想把他交给党组织,留下这颗根苗,由党把他培育成人,加入革命。”母亲虽然舍不得让儿子分开,想了想仍是果断地说:“去吧。看来如许最好。” 1943年哥哥进入中共渤海区委开办的,为八路军培育干部的耀南中学进修,后被分派到渤海区行政公署工作,不久被选派去延安做机要工作。他没有孤负父亲的但愿,在这条没有硝烟的阵线上,做出了超卓的成就。

  一次,日伪军“扫荡”来到盐山县乔庄村我外公家,抓扑我父亲及八路军。仇敌抓到了外公和郭毓强表哥,要他们说出父亲和八路军的下落。外公和表哥咬紧牙关,就是不启齿。鬼子给外公灌辣椒水,将表哥绑起来,用烧红的烙铁往身上烫。这些残暴的手段都无济于事。伪军把乡亲们逼到外公家房前,一个鬼子头子声嘶力竭地喊:“仉鸿印及八路军藏在哪里?”获得的只是一片缄默和更强烈的愤慨。直到天黑,日伪军害怕遭到八路军的夜袭,只好仓皇缩回据点。

  我的六舅郭鹤楼是一位有文化的爱国青年。他不克不及容忍祖国江山遭踩踏,同胞亲人遭践踏,决然跟从我父亲加入了革命,后被分派在渤海一军分区华昌侦查站工作。 1942年炎天,一次,因为叛徒告发,六舅被包抄在大张庄一片凹地里。他边打边撤,打死鬼子数人。日寇围住他,要他降服佩服,但六舅宁当玉碎。这帮野兽竟用军刀朝我六舅乱挑乱刺。六舅为了祖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贵重的生命,年仅33岁。父亲得知后,眼含热泪,仇恨地说:“日寇又欠下了中国人民一笔血债,这笔血债定要侵略者用血来了偿!”他派人设法把六舅的尸体运回老家。六舅母见此惨状,哀思万分,怀着对日寇的深仇大恨,投井自尽,跟随丈夫的英灵而去。

  日寇的疯狂报仇吓不倒顽强的边区军民,相反更激发了他们杀敌的勇气。

  十一、吴桥锄奸

  吴桥的张国基是旧乡绅身世,他有两千多人的步队,被改编为河北省民军第二路,是河北省保安司令张荫梧的亲信武装。他盘踞在彭庄,老鸹张、牟家庵、许连九村。张国基全不念当初他被日军在明灯寺围困时,八路军对他的拯救之恩,在冀鲁边区处于坚苦期间,却高喊:“宁亡于日,勿亡于共”!他投靠日寇,横征暴敛,抓我抗日当局官员,生坑我地下交通站长,是一个亲日反动透顶的家伙。

  1940年春,我冀鲁边区决定出动四路部队四千余人除掉这颗毒瘤。龙书金率领鲁北支队攻占老鸹张;陈德带8团一营取彭庄;杨承德和杜步舟带8团三营攻牟家庵;父亲率领津南支队从北面,运河支队从南面,攻打许连九村。老鸹张的仇敌不战即退;彭庄之战,敌我两边势均力敌,战役十分激烈;张国基在牟家庵有一个支队,一千多人,配备精巧,战役处于拉锯形态,久攻不下。许连九村驻扎着张国基的一个大队。他们在村子南北两面各设两个火力点,之间连有坑道。凌晨六时许,我军倡议了攻击,号角声、喊杀声惊天动地。父亲阵地上,仇敌两个火力点的两挺机枪吐出了火舌,一时阻遏了兵士们的前进。父亲号令六、七连,将四挺机枪别离瞄准两个火力点,狠恶射击,压住仇敌的火力。“铁帽子五连”两个排像离炫的箭,敏捷冲了过去,一阵手榴弹,仇敌的机枪被炸哑了。冲锋号响了,兵士们潮流般冲了过去。颠末激烈的短兵相接,打进了许连九村。这时,运河支队兵士们也打进了村里。仇敌龟缩到村核心,躲进一座三层的砖楼里,负隅顽抗。两边构成了胶着形态。下战书一点摆布,牟家庵方面传来动静,张国基的一支队,约一千多人被我军逼出西门,正延着牟家庵通往许连九村的道沟,向许连九村逃跑。父亲当即派七连的一个班堵住道沟,其他人和运河支队的一个连潜伏在道沟两旁。这批顽军目睹就要挨近许连九村了,七连的一挺重机枪怒吼起来,枪弹起风般的扫射过去。道沟两侧的枪声、喊杀声和扔过来的手榴弹的爆炸声响成一片。敌军拥堵在这条长约5公里的道沟里,前有潜伏,后有追兵,纷纷被击毙,其他人也都举手降服佩服。牟家庵战役竣事后,七连前往加入许连九村攻坚战。为了尽快竣事许连九村的战役,父亲号令瞄准仇敌开炮。‘轰!’‘轰!’两声巨响,三层楼火光冲天。津南和运河支队的兵士们猛扑了过去和仇敌展开了肉搏战。颠末激烈战役,全歼守敌,取得了许连九村战役的最初胜利。

  津南支队、运河支队和牟家庵下来的8团三营一路,支援攻打张国基老巢---彭庄的战役。各路部队倡议狠恶冲锋,冲进村子,覆灭了顽抗之敌,其余仇敌纷纷降服佩服。兵士们在后院里抓到了张国基。几天后,就将罪恶累累的汉奸处决了。

  十二、酣战徒骇河

  1940年9月,按照115师的号令,冀鲁边区部队编为115师教诲六旅,津南支队编为十六团二营,父亲任二营营长。10月,接到山东分局和师部的主要指示:东渡黄河,斥地鲁东北部按照地,打通与清河区的联系,使两个按照地连成一片。1941年3月初,我教诲六旅两个团来到徒骇河下流,在商河县的兴隆镇一带驻扎。这里距黄河大堤约四十华里,十六团为左翼,十七团为右翼。就在这个时候,附近据点的仇敌正在急速增兵。济阳、商河、惠民的日军,也有出动的迹象。看来仇敌曾经发觉我军的意向。为了扩大我军影响,有益于在敌占区开展群众工作,部队决定与日军酣战徒骇河畔。

  徒骇河是流经边区的一条大河。相传它是大禹管理的九河之一,“禹疏九河,此河工难,众惧不成,故曰徒骇”。部队沿着徒骇河北岸,摆开了一条工具长约二十华里的长蛇阵,操纵村寨、河堤、抢修工事、预备抗击日军“扫荡”。

  3月15日凌晨,东边远远地响起了激烈的枪声。上午九、十点钟的时候,济南、德州、商河、济阳等地的仇敌也簇拥而来,越聚越多,十几路军力达两万人以上。十六、十七团在徒骇河北岸和日寇展开了激烈的战役。

  与兴隆镇隔河相对有一股仇敌,大约一个大队,四百多个鬼子占领了高桥村。他们认为对岸没有什么动静,就偷偷地从徒骇河南岸渡水过来,诡计从背后狙击,与北面的仇敌构成夹击之势。父亲率领二营在徒骇河北岸,发觉这一环境后,便号令在北岸的大堤后面,集中四、五挺机枪,一字儿排开。四百多鬼子在河中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好不容易过了河心,前边的仇敌曾经爬到河堤了。这时父亲一挥手,喊了声“打!”四、五挺机枪怒吼起来。手榴弹也起风般地飞向敌群。顷刻间,河傍边水花迸飞,泥浆乱溅,鬼子死的死,伤的伤,活着的嗷嗷乱叫,力争上游地往回逃。二营的机枪、步枪追着仇敌屁股又一阵猛打,打得日军乱七八糟,只剩下几十小我了。河里躺满了鬼子的尸体,污血把河水都染红了。

  战役不断对峙到落日西下。考虑到敌我力量悬殊,我军在夜幕的保护下,向乐陵、临邑,德平一带转移了。

  为使大部队快速转移和伤病员的平安,周政委号令“铁帽子五连”担任保护几十名伤员转移。周政委吩咐杜万祥连长,必然要包管伤员的平安。杜连长腰杆一挺说:“政委安心吧!有咱‘铁帽子五连’在,一个伤员也丢不了。”他带着伤员大踏步地走了。

  “铁帽子五连”的配备,全都是从日寇手里夺来的,人人头戴钢盔,手持“三八”大盖,远远地一看,谁都认为是鬼子兵。他们操纵这身打扮,多次骗过了仇敌的耳目。

  合理三个排的兵士庇护着伤员跨过商﹙河﹚惠﹙民﹚公路时,发觉鬼子已从西边顺着公路走来。杜连长应机立断,决然带着剩下的一个排,高视阔步气宇轩昂地迎着仇敌走过去。日寇认为是本人人,丝毫未加理会。杜连长到了仇敌跟前,瞄准走在前面的鬼子,“叭!叭!”就是两枪,全排兵士也跟着一齐开仗。鬼子们猝不提防,登时乱作一团。比及仇敌清醒过来时,杜万祥等人曾经撤向路南,隐天黑幕中去了。仇敌气得嗷嗷直叫,也跟着跳下公路,往南紧追。他们将仇敌往南引了一程,然后敏捷拐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弯,从头越过公路,飞也似地向北追逐连队去了。

  徒骇河战役,边区主力部队与数倍于我军的仇敌浴血奋战,打倒了仇敌的十数次进攻,给仇敌以意想不到的繁重冲击。据兴隆镇一带的群众反映,仇敌来不及运走的尸体就有五、六百具。敌伪的报纸也认可:“皇军此次受挫甚重,阵亡三百余人……”。此次战役,我军虽然还没渡过黄河,但极大地鼓励了徒骇河两岸的泛博群众。老苍生争相转告,说十里徒骇河岸若何枪炮齐鸣,八路军若何勇敢善战,鬼子如何狼狈。以至连四百鬼子从高桥过河,被八路军一家伙覆灭在河心;八路军首长往返疆场批示,某某带伤参战,某某矫捷歼敌……都说得绘声绘色。这就为当前再渡黄河,斥地鲁东北部按照地,打下了根本。

  十三、马杯家核心爆炸

  1941年春末,冀鲁边处所武装,会同群众一路,对日军交通线开展大破袭活动。这时,盐山到旧县的公路,从王朴北到张仁庄一段粉碎的最厉害。仇敌白日抢修,我们晚上挖开。公路被搞的千疮百孔,不克不及通行。于是日军被迫派出军力,督挖从盐山县到南皮的黑龙村的洪沟。沟宽三米,深四米,妄图朋分我南北抗日按照地。仇敌白日挖,我军民晚上平,让他一直挖不成。日军集中盐山、泊镇的日伪军两千多人,从两个标的目的仇家挖沟。仇敌预备将马杯家作为批示核心。

  6月,为了打乱仇敌的计谋打算,十六团召开告急会议,决定给仇敌以狠狠的冲击。但考虑到敌我力量的对比,我们处于劣势,若是硬拼,必然伤亡严重,所以决定采纳里应外合,核心爆炸的方式,覆灭仇敌的有生力量,捣毁其批示核心。这个使命交给了威震敌胆,屡建战功的二营。父亲率领“铁帽子五连”奥秘进入尚宅。在仇敌开进马杯家的前一天夜里,神不知鬼不觉地潜入了马杯家,住在村核心的三户根基群众家里,对外封锁动静并在三家的屋檐下掏了枪眼,做好了一切战役预备。

  第二天,一百多鬼子和三百多伪军,从东南小马家据点出发,得意忘形地开进了马杯家。他们在村子四周和陌头、巷口布上岗哨后,便在村核心的场院上调集。一个日本少佐站在一辆马车上训话。合理这个鬼子军官讲地欢天喜地的时候,突然〝砰〞的一声枪响,他回声倒下。接着,从附近的屋檐下,机枪吐出了狠恶的火舌。鬼子、汉奸一排一排地倒下。枪弹像飞蝗似的射向仇敌,“轰!”“轰!”的手榴弹在敌群里开花。仇敌一会儿乱了阵脚。这时,村外也响起了稠密地枪声。本来在村外严阵以待的二营和兄弟部队听到枪声,知到五连曾经接上了火,就象猛虎下山一样向村里扑了过来,打得仇敌焦头烂额,丢盔卸甲,狼狈逃窜。战役从早饭时打响,到十点多钟就竣事了。地下弹壳一层,鬼子尸体横三竖四,并活捉了九个鬼子。扫除疆场直到晚上十点多钟才完。接着父亲率队又奇袭了刘集(别名滚嘴刘村)日伪军。两次战役击毙仇敌120余人,完全破坏了仇敌挖洪沟,诡计朋分我抗日按照地的打算,迫使仇敌撤离了五个据点,三个月不敢再出城“扫荡”。

  边区苍生一提起仉鸿印的步队就拍案叫绝,把他们的战绩编成歌谣,普遍传颂:

  春季里来草青青,日本鬼子向我攻。八路军真勇敢啊!对峙抗战不放松。哼哎哎嗨哟,打得小鬼子惶惶不安,心惊!

  夏日里来荷花香,津南支队无武装,派出便衣手枪队,旧县大桥夺机枪。哼哎哎嗨哟,遍地小鬼子起了发急,发急!

  秋季里来秋凉快,津南支队攻打仵龙堂,捉了两个活鬼子,得了炮弹两三箱。哼哎哎嗨哟,津南支队真风光,风光!

  冬季里来冷僻清,津南支队编二营,小马家鬼子要出动,打死鬼子三四名,得了机枪整一挺。哼哎哎嗨哟,大徐家鬼子未敢出动,出动!

  十四、打败坚苦 出奇制胜

  1941年12月,承平洋和平迸发后,日本侵略者为了巩固其占领区,对华北各按照地进行大规模“扫荡”。日酋冈村宁次在“扫荡”冀中之后,又对冀鲁边区进行血腥大“扫荡”。

  1942年5月26日晚,冈村宁次飞抵德州坐镇,批示日寇两个旅团及伪军共两万多人,从德州、连镇、泊镇等铁路沿线据点出发,以多路奔袭的战术,对我东光、南皮、宁津、庆云一带实行“拉网包抄、扫荡”。仇敌的马队、装甲部队频频“拉网”、“清剿”。所到之处,杀人放火、奸骗抢劫。冀鲁边区处于最艰辛、最暗中的期间。按照上级指示,为了暂避仇敌的锋芒,教诲六旅的主力部队和各分区的处所武装,以连为单元化整为零,分离勾当,保留实力,伺机覆灭仇敌的有生力量。

  父亲率领二营一个连在盐山和庆云一带勾当。为了遁藏仇敌的“扫荡”,父亲带着兵士们急行军,常常几天几夜吃欠好饭,睡欠好觉。一次,父亲带着部队急行军,一气跑了百拾里,一夜换了三个处所。兵士们累的上气不接下气,两腿发软,其实跑不动了。大孙家村孙老夫的小儿子柱子干脆躺在地上不起来了,他才16岁呀。父亲亲热地拉起小柱子的手对他说:“孩子!还记得你爹是怎样死的吗?你们村的乡亲们是怎样被日本鬼子烧死的吗?我们要为亲人们报仇啊!” 然后高声对大师说“同志们!要想打败日本侵略者,不妥亡国奴,就要比他们跑地更快、更英勇、更能吃苦。” 小柱子猛地站了起来说:“营长!我能跑。我要杀狗日的小鬼子。” 父亲对兵士们说:“同志们!柱子的父亲是被鬼子杀死的,柱子的乡亲们是被鬼子关在房子里烧死的。要记住这笔血债。只要赶走日寇,悲剧才不会重演。长者乡亲们才会有平和平静的日子。为了这一天,我们就是再苦再累也要对峙到底。” 兵士们众口一词地说:“营长!下号令吧! 再跑100里,我们也不怕。” 步队又精力充沛地继续前进了。直到第二天的半夜 ,部队才达到平安地带。虽然兵士们表示的仍是很精力,但父亲深知,他们已是极端地委靡了。他告诉保镳员买来一筐生鸡蛋,让兵士们喝下去,解渴、解饿、又可恢复委靡。兵士们喝了都感觉很恬逸。

  晚上,请老乡们给烧了一锅热水,让兵士们烫脚。父亲查抄了兵士们的脚。他看到,有的鞋跑破了,有的脚上磨出了一个个血泡,可谁也没有叫苦。多好的兵士呀!父亲叮咛保镳员,找妇女救国会主任要一些布鞋,分给急需的兵士们。其时,我母亲郭婵正好在本地妇救会加入做军鞋。娘的手儿巧,她做的布鞋健壮又跟脚,遭到妇救会的好评。他们传闻仉鸿印带着步队回来了,赶紧将做好的军鞋送去,刚好给兵士们穿上。

  因为持久的急行军,战事屡次,有时,一天和日伪军遭遇几回。日子久了,兵士们身上长了很多虱子。虱子叮咬,奇痒难忍,睡觉也不平稳。所以,一停下来休整,兵士们便把衣服脱下来捉虱子,嘴里还不断的嘟囔着:“又覆灭一个小汉奸,看你还敢帮着小鬼子欺负人!”父亲看到兵士们捉虱子,本人也感觉奇痒。他却诙谐地说:“别小看这小虫,牠能够使我们连结警惕,防止鬼子狙击哩!”兵士们一听都乐了,欢快地围着父亲,人多口杂说个不断。最初大师只好采用火烤、上锅蒸的法子,打了一场“虱子歼灭战。”

  父亲常常想到老乡们送子参军的那份交谊,所以看待兵士像本人的孩子一样,爱护他们,严酷要求他们,使他们熬炼成才。他教兵士们学射击、投弹、拼刺、地形地物的操纵,一招一式,敷衍了事。正由于如斯,父亲带出的“津南支队”、“ 二营”、 “铁帽子五连”,才能胜利地打破仇敌一次又一次地“扫荡”,成为风靡冀鲁边,使仇敌心惊胆战,能攻能守,能打硬仗的铁军。

  有一次,父亲让部队在盐山城附近的一个村子里荫蔽起来,寻机覆灭分离的小股仇敌。良多兵士疑惑地问:“营长!如许在仇敌的眼皮底下不是很危险吗?”父亲笑笑说:“是的,最危险的处所有可能是最平安的处所。”说也怪,他们竟然一次又一次地躲过了仇敌的“扫荡。”

  7月的一天,仇敌几个中队的军力,从盐山城出发,兵分工具两路,沿着盐山、旧县、乐陵标的目的快速包抄过来。父亲和连续的兵士们很快被装进入了仇敌的口袋。连长孔殷地对父亲说“营长!仇敌已把我们装在口袋两头了,我们该当在他们还没有封口之前,当即冲出去。”有的兵士说:“来不及了,我们仍是从侧面杀出去吧。”父亲判断地说:“既不克不及顺着仇敌的标的目的冲,也不克不及从侧面杀。听我的号令!全连当即调集,和仇敌相反,向盐山城标的目的敏捷撤离。”有的兵士说:“那可是仇敌的老巢,太危险了。”父亲直截了当地说:“听从号令,当即步履!一切由我担任。”环境告急,来不及注释。当我们的步队接近盐山城的时候,父亲号令:“预备战役! 一排预备好手榴弹、机枪;二排跟上;三排断后,当即从左面,向风化店标的目的冲过去!”

  一排兵士们在前面开路,一顿手榴弹,起首炸乱了仇敌的阵脚,接着一阵机枪扫射,小鬼子倒了一片。鬼子怎样也没想到,在他们家门口会呈现八路军。待他们清醒过来的时候,全连已杀出一条血路,冲出包抄,消逝在青纱帐里了。过后,召开战役总结会的时候,父亲才对兵士们讲:“我们的两条腿跑不外仇敌的汽车和摩托车,从口袋口是冲不出去的;从侧面杀出去,我们的伤亡会很大。正由于盐山城是仇敌的老窝,他们才没有警惕,精锐部队又已远离,所以最好的法子是出其不料地打断仇敌的尾巴,冲出包抄圈。” 兵士们听了,欢快地伸出大拇指,都很服气老营长的聪慧。不久,一军分区的各兄弟部队,颠末浴血奋战,付出了血的价格,也都冲出仇敌的包抄圈,破坏了日寇对一军分区的“扫荡”。仇敌的“扫荡”不单没有打跨我们的部队,没有吓倒边区的人民,在乡亲们的支撑下,到1942年,边区又获得了大的成长。10月,父亲被录用为冀鲁边区第一军分区副司令员。

  浏览:52次

  上一篇:我的父亲仉鸿印(上) 文/仉桂馨

  下一篇:我的父亲仉鸿印(下) 文/仉桂馨

  仉鸿印的留念文章

  客籍留念文章

  随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回忆(文/张玉祥)

  胡为新同志留念照片和奖章证书(待弥补)

  梁子庠革命斗争事迹选

  回忆在卢家坳的一次战役(文/张玉祥)

  罗田打游击的回忆(文/张玉祥)

  寻找龙光贞

  父亲汪金祥在东北解放和平中(撰文汪涛)

  苏志财回忆塔山阻击战(下)

  怀想父亲刘鸿若(文/刘泽宣‌)

  回忆和平年代的兰陵县公安工作(文/房永一)

  同城留念文章

  刘兴基回忆录二十五:女儿小荣华,永久离我们而去(拾掇/刘承华)

  刘兴基回忆录二十四:到太原华北兵工职业学校进修(拾掇/刘承华)

  刘兴基回忆录二十三: 调往潞城县安居兵工十四厂(拾掇/刘承华)

  刘兴基回忆录二十二张继英口述:女儿出生(拾掇/刘承华)

  刘兴基回忆录二十一:“工场”活动,夫妻双双建功劳(拾掇/刘承华)

  陈岩同志留念照片和奖章证书

  陈岩同志革命履积年表

  难忘沂蒙山(文/刘敏)

  刘敏同志留念照片和奖章证书

  和平年代的仉鸿印同志(文/许如堂 张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