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徐小庄 > 我的父亲仉鸿印(上) 文仉桂馨

http://magurabike.com/xxz/304.html

我的父亲仉鸿印(上) 文仉桂馨

时间:2019-07-18 22:32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一、青少年时代

  父亲仉鸿印生于1900年,河北省盐山县仉小庄。家有二百多亩地盘,几辆大车和一辆骡拉轿车。祖父仉文阁是教书先生。春种秋收,家务管来由叔祖父仉禄阁筹划。祖上是一个殷实小康的书香家世。

  父亲身幼跟我爷爷读书。他伶俐机警,深得家人的喜爱。爷爷深信“学而优则士”是千古不变的谬误。孩子只要读好书,未来才能做大事。他把本人全数精神都倾泻在学生们的进修上。他讲授很是当真,并且重视联系现实。为了教会学生石碑的碑字,他特意带着孩子们步行十几里路,到郊外的坟场里,指着墓碑对孩子们说:“这就是’石碑’的碑”。

  爷爷常常以“忠、孝、节、义”,“仁、智、礼、义、信”教育孩子们。父亲最爱听他课本和团的故事。“做人,就要做像义和团那样顶天登时的中国人”的信念深深地印在他幼小的心灵里。

  父亲曾在山东惠民中学读书,后转学到山东济南府中学进修。1919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在法国巴黎和会上,帝国主义列强拒绝中国代表所提出的打消“二十一条”、拔除日本在山东的特权等公理要求。卑弱的北洋军阀当局竟然预备在巴黎和约上签字。动静转来,激起了全国人民的强烈愤慨,迸发了惊讶中外的“五四”爱国活动。爱国海潮很快波及到济南。父亲和爱国师生一道走上陌头,。他走在游行步队的最前列,高呼“拔除二十一条”,“外争国权,内惩国贼”,“还我山东”等标语,因此被迫退学,回家务农。

  父亲善骑术,喜好喂马,甩响鞭子赶马车,是个熟练的车把式。他乐善好施,济老怜贫。他本人花钱买义牛,专供无畜户利用。有一年闹春荒,他看到有的贫民家一时揭不开锅,比及麦子熟了的时候,他便悄然地告诉人家:“我家麦子熟了,你们乘着月光去收些粮食吧,以解临时饥馑”。乡亲们都亲热地称他“善财孺子”。

  父亲富有公理感。他喜爱水浒传中那些路见不服拔刀互助的豪杰豪杰。一次,邻村一户麻烦人家,受恶人逼迫,向他述说了委屈。他领会环境后,竟然拿出本人的钱,协助这家打赢了讼事。此事很快在四邻八乡传开。父亲深得众望,乡亲们公推他到乡里办公,乡址设在十四户村。

  1935年,四处兵荒马乱。为防范兵匪骚扰,庇护乡亲们的平安,父亲组织起“守望队”,亦称“捍卫团”。他对团丁锻炼无方,“捍卫团”颇有战役力。他们善骑毛驴,常常骑着毛驴袭击匪贼。因为毛驴每到一个村庄总要甩甩尾巴叫上几声,如许很容易表露方针。父亲号令部队在驴尾巴上拴上一个秤砣,毛驴甩不动尾巴,也就不再叫了。他们的战役常常大获全胜。使匪贼不敢骚扰本地苍生。父亲不单有勇有谋,又很是课本气,打匪贼夺得浮财,经常分给穷苦苍生。

  父亲脾气诙谐,爱开打趣,和蔼可掬,和乡亲们亲如一家,深受群众爱戴。

  二、抗日狼烟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的炮声揭开了日本军国主义全面侵华和平的罪恶史。因为当局的不抵当政策,京津沦亡,华北危机,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中国颁发了抗日救国十大钢领,号召全国人民实行总带动,“为捍卫京津,捍卫华北,捍卫全中国而血战到底!”“驱每日本帝国主义出中国!”每个不肯做亡国奴的中国人,都预备用本人的血肉之躯,来捍卫国度独立,挽救民族危亡。

  1937年7月,在中国冀鲁边区地下党的带领下,成立了“华北公众抗日救国会”,11月又成立了“抗日救国军三十一游击支队”。各类抗日步队,像雨后春笋,兴旺成长。1938年9月八路军115师录用肖华同志为司令员兼政委,率东进抗日挺进纵队进驻冀鲁大地,带领冀鲁人民的抗日斗争。至此,冀鲁大地在地方和八路军总部的带领下,燃起了抗日救亡的雄雄猛火。

  三、跟走

  七七事情后,日寇攻下京津,占领沧州,南犯盐山。四十军向南溃退了,沧州专员跑了,盐山县长逃了。看到这些,父亲卑躬屈膝。他向捍卫团团丁们说:“东瀛鬼子已欺负到我们的家门口了。我们要像昔时义和团对于八国联军那样,和东瀛鬼子拼到底!决不做亡国奴。他们跑了,我们干!”。父亲率众抗日的动静传出后,乡亲们驰驱相告,“要抗日,找仉鸿印去!”有的出钱,有的出粮,还有的人带着枪报名加入抗日,很快就拉起了二百多人的抗日步队。父亲率领这支步队,依托本地乡亲的邦助,凭着他们对本地熟悉的劣势,和日伪盘旋,寻找机遇,出奇制胜地覆灭仇敌。可是他们终究势单力薄,只在徐村,上梁,下梁一带勾当,没有必然的安身之地,深感只要结合所有抗日力量才能取胜。

  于1938年4月,在他们最坚苦的时候,救国军三十一游击支队三路批示杜步舟给父亲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

  “仉鸿印先生钧鉴:

  日寇犯我中华,全国同胞卑躬屈膝,在、毛主席带领下,揭竿而起,抵御日寇之侵略。先生率众抗日,乃血性男儿之义举,但终因众寡不敌,标的目的不明,难以取胜。我们热情地吁请你和我们情投意合,合力抗敌,以达到捍卫河山,打败日寇之目标。不然,孤军苦斗,必遭覆亡,那时将嗟悔无及。

  抗日救国军三十一支队第三路批示杜步舟”

  父亲阅读来信后,思路万千。想到三十一支队的战役过程,打盐山,攻无棣,破庆云,占乐陵,打破了“日军不成打败”的神话。他们才是真正保家卫国,抗日的公理之师,代表着中华民族的但愿。杜批示一片关亲爱护的诚意,呼之欲出。经频频考虑,最初认识到,只要跟着中国走,才能走向光明大道,遂决然下定决心,投奔八路军。他连夜召集部队的几个头子开会,申明本人的设法。没想到他们发生了激烈的辩论。大都人同意他的看法,还有一个副队长暗示否决,公开声称日本军力强大,投靠日本才是出路。没等他说完,父亲拍案而起怒斥道:“本认为你是条须眉汉,却本来是一个卖国求荣的败类……。”争持声轰动了里屋的爷爷。白叟问了然原由后说:“此刻只要两条路。一条是投奔,打日本;另一条路就是当汉奸,做吴三桂;你们如果投日本,当吴三桂,咱仉小庄没有你们这号人。我们不克不及替你们披汉奸的皮。何去何从,你们本人决定。”“我们坚定跟走!有不情愿的,走你本人的路。”父亲最初直截了当地说。1938年5月,父亲率领200多人,带一挺重机枪,一挺轻机枪,100多支步枪,加入了八路军。这支步队被改编为三十一游击支队二路批示七连,父亲任连长。

  1938年9月,肖华司令员率115师东进抗日挺进纵队进驻冀鲁边区,三十一游击支队改编为115师东进抗日挺进纵队第六支队。父亲任七团副团长兼二营营长。他带着二营,勾当在津南各县。

  同年,父亲保举他的胞弟仉鸿翰(现名仉翰),加入八路军东进抗日挺进纵队司令部在乐陵县举办的干训班进修。从此,我叔叔也走上了革命道路。

  四、站稳“冀鲁边”

  1938年10月,山东省主席沈鸿烈逃避日军“扫荡”,从鲁西聊城逃窜到鲁北惠民。他不敢和日寇作战,却奉行蒋介石消沉抗日,积极的政策,诡计把我挺进纵队赶出冀鲁边。为了连合抗日,分歧反面比武,我军预备退入津南。但沈鸿烈于岁尾又和河北省主席鹿钟麟通同搞所谓“冀鲁联防”,诡计将我年轻的抗日挺进纵队置于死地。他们收买了盘踞在盐山四区大赵村、苏基村一带的反动民团头子孙仲文,否决八路军,侵吞我津南按照地。孙仲文杀戮了我鲁南行政公署第六督察专员公署专员杨靖远同志,气焰十分嚣张。第六支队周贯五政委自动向肖华同志请战,为了在冀鲁边区站稳脚跟,必需覆灭这股反动势力。他率领六支队七团敏捷分开乐陵,连夜开赴盐山,走到离大赵村一里多路的处所,将队形摆成三路纵队。他率一个营居中;团长李子英带一个营为右翼;父亲率领二营为左翼,齐头并进。

  严冬腊月,冬风呼啸。步队乘着黎明前的暗中试探前进。一到大赵村前,三路人马将大赵村团团围住,一路向孙仲文部倡议强攻。机枪声、手榴弹声响成一片。孙仲文的步队还都在睡大觉,糊里糊涂,负隅顽抗,但终抵挡不住我主力部队的进攻,转眼间,大赵村即被打破。孙部残存人马大半缴械降服佩服,少数诡计负隅顽抗的全数被覆灭。孙仲文这个奸刁的家伙,扮装从地道逃走了。覆灭了孙部当前,我军在盐山第四区设立了抗日当局,成立了渤海岸的新海县(今黄骅县)抗日政权。至此,沈鸿烈和鹿钟麟的“冀鲁联防”宣布破产,我挺进纵队在冀鲁边站稳了脚跟。

  在战役中父亲勇敢善战,不怕牺牲,颠末了严峻的烽火考验,名誉地加入了中国。从此,他愈加盲目地为民族解放和事业而奋斗。

  五、韩集伏击战

  1939年1月,日军第5师团、第27师团、第114师团各一部,共计两万多军力,由沧州、德州、济南三地出发,向我盐山、庆云、乐陵一带抗日核心区分进合击。仇敌一面“扫荡”,一面占领县城,修公路,筑碉堡,步步进逼,诡计覆灭冀鲁边我挺进纵队主力。为了避敌锋芒,我纵队撤出了乐陵城,与仇敌曲折盘旋,寻机冲击,覆灭孤立和分离的仇敌。这时父亲率七团二营,勾当在沧县、盐山、乐陵一带。因为他持久在这一带勾当,有深挚的群众根本。各村里都有他的耳目,仇敌的一举一动,都有人向他送谍报。

  一天薄暮,父亲正和兵士们在河滨拉家常,突然有一个五十多岁的庄户人跑来,把父亲叫到一旁,向他演讲说,王雅清从仇敌的闲谈中得知,住在盐山城的日寇,西村中队二百多人,抓了六十多辆大车,预备第二天到旧县镇安据点。王雅清是我们安插在盐山县伪商会的内线。他得此动静后,赶紧找个托言溜出城外,派人把谍报送来。父亲一听,喜出望外,骑上他那匹红鬃马,飞驰到旧县的一个村里,赶紧向周贯五政委演讲。周政委顿时派人把支队其他带领同志和七团的干部叫来,告急筹议:打,仍是不打?

  干部和兵士们早就憋着一股劲,预备和仇敌干一仗,为乡亲们报仇。于是大师当真阐发了比来几天的敌情,认为四周一带的敌军不多,这股仇敌孤军深切,又拖着几十辆大车的物资,负担很重。我们集中军力打他个伏击战,覆灭这股仇敌仍是有把握的。所以大师几乎众口一词地说:“好机遇,打吧!”

  大师选定韩集附近为伏击地址。韩集位于盐山县城到旧县镇这条公路的东侧,北距盐山三十里,南去旧县十里,是从盐山到旧县的必经之地。韩集是个大镇,镇子里院深墙高,镇外又有土围子,便于狙击仇敌。它的四周还有马杯家、韩沙州等几个村庄和一片树林,易于荫蔽。韩集附近确实是打潜伏的好处所。会上决定,支队战役批示部荫蔽在韩集西边的韩沙州村,火线由七团副团长仉鸿印和政委陈德担任批示。

  吃过晚饭后,参战的七团和支队保镳连兵士集结完毕,期待出发。这时气候很冷,尖利的冬风呼啸着从头顶上吹过。灰土、草末、细沙粒打在脸上,针扎似的痛苦悲伤。可是,部队静静地站在月光下一动不动。

  周政委看着面前的部队,就像是用钢铁铸成的一群塑像。他冲动地高声说:“同志们!日本鬼子在我们边区胡作非为,摧残了我们几多兄弟姐妹,毁坏了我们几多衡宇、庄稼,这口苦水可以或许吞下去吗!不克不及!今天报仇的机遇到了。此次战役,是我们六支队第一次大规模地同鬼子较劲,全区军民都在看着我们,我们必然要打出威风,来一个旗开告捷,将西村中队二百多鬼子全数吃掉!”

  部队士气很是昂扬,一个个蠢蠢欲动, 在父亲和陈德同志的率领下,气昂昂雄赳赳地出发了。

  部队赶到韩集后,父亲和陈德政委带着连以上干部连夜察看地形,决定将公路南头拦腰挖断,在公路工具两侧和南头三面修建工事,等仇敌一进入伏击圈就收拢口袋,关门打狗。于是,部队连夜挖沟,构筑工事,操纵寨墙和天然道沟,形成一道道火力网。父亲又把十连连长左庆甲等人找来,指着面前的公路说:“你们担任的这一带很主要,公路边上多掘一些坑”。左庆甲疑惑地问:“挖坑干嘛?”父亲附在左庆甲的耳边说了几句。左庆甲听了笑着说:“妙,真是个绝招!”。他赶忙归去照计安插。快到天明的时候,公路两旁曾经布满了很多参差不齐的有深有浅的坑。

  第二天凌晨,部队早早地吃过饭,进入工事,期待伏击仇敌。太阳出来了,村寨、树林、公路都清晰地展示在面前。公路像条银链,蜿蜒地伸向远方。远处白杨、桦树、椿树构成的林带把闪烁着白光的公路夹在傍边……。

  太阳慢慢地爬高了,还不见仇敌的影子。有个兵士揉着睁酸了的眼睛,嘀嘀咕咕地说:“都要等出汗来了,鬼子怎样还不来?”旁边的一些兵士也谈论起来:“怕不会来了吧?”“会不会透露了风声?”“不会吧!我们不是封锁要道了吗。”陈德同志看了看太阳,抚慰大师说:“鬼子会来的,咱叫他来,他能不来吗?大师先起来勾当勾当腿脚,别冻坏了误事。如许像望新娘一样,眼巴巴地瞪着,不要害了相思病哟!”一番话把大师都逗笑了。部队的情感又高涨起来。

  这时,太阳曾经有两竿子高了。有人俄然严重地低声叫了起来:“来了来了!看,鬼子的斥候!”远处的公路上,一队鬼子的斥候挑着膏药旗,大摇大摆地走来。他们的后边,鬼子的大队人马蠢蠢爬来。六、七十辆骡马大车,满载着兵器、弹药、粮秣、被服和医疗器材,哩哩啦啦地拖了足足两里多长。近了,近了,听到了咣当咣当的大车响了。鬼子的步队穿插在车辆的行列中,神气活现地行进着。他们做梦也没想到,八路军会在这里打潜伏。

  仇敌全数进入了我们的包抄圈。火线批示部一声令下,潜伏在公路两侧和南面的兵士一齐狠恶开仗,枪弹飞蝗般地射向敌群。潜伏在西头的一个连队见前边打响,赶紧收拢袋口,朝仇敌背后开起火来。仇敌冷不防遭到如许突如其来的冲击,当即死伤过半。活着的哇哇乱叫,有往大车下钻的,有来回跑的,有乱打枪的,像吃惊的野马,乱成一团。

  被强抓来的大车夫一听见枪声,晓得八路军来了,喜得撇下牲口,一哄而散。那些骡马,有的撒缰乱窜,有的中弹倒下挣扎,有的仍套在车上,惊恐地萧萧悲鸣。一时间,公路两旁,车马乱奔,灰尘飞扬;人叫马嘶,喊声一片。

  鬼子见民夫、骡马都跑散了,气红了眼,在后面叽哩呱啦地大叫。一个鬼子头子伏在地上,行为手枪乱嚷,被我支队手枪队长石长海看见了,他瞄也不瞄,抬手“叭”地一枪,把那鬼子的手给打断了。当他又抬起头的时候,石长海“叭”地又是一枪:“,叫你见日本老娘去吧!”那鬼子挨了两枪,躺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了。

  颠末一阵紊乱,鬼子慢慢沉着下来,起头有组织地对我阵地反击。机枪、步枪枪弹起风般扫过来,炮弹落在我军阵地上。部队起头有了伤亡,战役慢慢地构成了胶着形态。

  周政委在支队批示部里听到这个环境,也带着人赶往伏击阵地。这时快到正午了,太阳照在头顶上,使人轻轻感应暖意。到了韩集村边,只见阵地上三五成群地来了很多本地群众,大都是青年,扛着土枪土炮,要求参战打鬼子。也有些妇女和老迈爷在忙着运送伤员、包扎伤口,把烙饼、馒头、玉米饼、窝窝头分送到兵士们手里……。有个老迈爷一只手拄着手杖,一只手拍着一个兵士的肩膀说:“打鬼子我是不可了,看着你们打,心里也利落索性!吃吧,吃饱了,再好好教训他们!”阿谁兵士吃着热腾腾的馒头,应了声:“好哇。”

  周政委在一旁看着这军民并肩战役的排场,心里很是冲动,便走上前拉着老迈爷的手说:“大爷!你安心吧,鬼子一个也跑不了。”老迈爷欢快地笑了。这时,父亲跑过来,将政委带进批示所,把战役环境简单地说了一遍:“鬼子组织了几回小型冲锋,都被我们打倒了,此刻龟缩在约半里路长的一段公路上。我们今天晚上在公路边挖的坑,正在阐扬感化。鬼子由于无处藏身,急得像山公似的直往坑里跳。有些坑里我们事先安放了地雷,小鬼子跳进去就上不来了。另一些坑虽然没有地雷,可是挖得很浅,鬼子跳下去伏在坑沿反击,就把小半个身子探出外头,正好表露在我们的枪口下。还有,我们土制的“马尾炸弹”,这时也正在阐扬能力。”

  支队作战参谋王寰清提过来一副千里镜,领着周政委到一个墙洞前说:“政委,你往这看”。政委看见,仇敌正趴在坑边上顽抗,但把身子探出太多,纷纷被我军击中,滚进坑里。我们阵地上还不时抛出一个个炸弹,带着“马尾”晃晃荡悠地摇摆着,落进藏着鬼子的坑里。只听“轰!轰!”的爆炸声接连响起,腾起一股股烟柱,把鬼子炸得鬼哭狼嚎。

  “好啊!打得好!这主见不错!”周政委欢快地对父亲说。父亲说:“这炸弹比迫击炮还管用,往这种坑里丢最好不外。”政委笑了笑说:“你老仉还真有几下子!”父亲欠好意义地笑了笑。政委接着又说:“我们不克不及光打,还要来个政治攻势”。父亲正筹算下达号令,陈德同志一阵风似地闯了进来,一进门就说:“同志们情感很高,鬼子将近全数垮台了”。父亲把周政委的意义一说,陈德一推帽子说:“行,营长杨柳新就会喊几句日语。我去找他。”说罢又一阵风似地冲出门去了。父亲望着他的背影,深有感到地说:“陈政委常日里那样文静,打起仗来却象山君”。纷歧会,阵地上枪声骤停,有人用日语大声喊道:“不克衣奥、斯蝶涝、靠涝萨纳衣!”王寰清欢快得差一点跳起来:“杨营长,这是杨营长的声音!”紧接着,四面阵地上的兵士们都高声喊起来:“不克衣奥、斯蝶涝、靠涝萨纳衣!……。”

  周政委昂首看了看太阳,估摸着曾经是下战书三、四点钟了,而仇敌对我军的喊话又无动于衷,就对父亲说:“怎样样?进攻吧,争取天黑前竣事战役!”父亲说:“好吧。”回头对司号员命令:“吹冲锋号,出击!”司号员举起号角,一扬脖子,吹起了雄壮的冲锋号。

  “冲啊——!”部队听到呼吁,高喊着冲向公路,翻江倒海一样。附近的上千名群众,拿着土枪,木棍,铁锹,粪叉,也一齐冲上前往,犹如潮流般漫上公路。

  鬼子们慌忙跳出坑来,三个一堆,五个一团,东窜西闯,诡计冲过人海。部队、群众一齐拥上去,几小我、十几小我围着一个鬼子,用刀刺、用棍打、用枪托砸。公路上只听得刀声叮当和鬼子倒下时的哀嚎。一个日寇军官在三个鬼子兵的保护下,诡计向西突围,被支队保镳连长柳润亭带人围住。颠末一阵肉搏,三个鬼子都作了刀下鬼。日寇军官也受了伤,他双手持刀,眼里射出凶光,正冲要上来拼命,不意横里飞来一柄粪叉,不偏不斜正好扎在他的头上。紧接着一把铁锹把他拦腰劈倒,又一把粪叉死死地扎在他的脖颈上。这个日寇军官就如许翻了白眼,吐出了舌头,竣事了侵略打劫的罪恶生活生计。后来查明,他就是西村中队长。

  公路上和公路两旁躺满了鬼子尸体,步枪、掷弹筒遍地皆是。这里一堆,那里一群的围歼慢慢竣事了,只要六、七个鬼子凸起包抄,向北逃窜。六、七两个连的兵士远远地看见鬼子跑了,大呼:“鬼子跑啦!”一齐猛追上去。沿村的男女老幼也大声喊:“快追啊!追啊!鬼子跑不了啦,逮活的!”并用棍棒乱舞,砖头、瓦片乱扔,吓得鬼子愈加丧魂崎岖潦倒,鼠窜而去。兵士们不断追到盐山城下,见鬼子快跑进南门了,这才无限可惜地前往。

  后来据城里群众演讲说,这几个鬼子由于饿了一天,又猛跑了几十里路,刚进南门,就跌死了三个。

  这时,落日西下,暮色渐起,天空起头暗淡起来。部队连夜组织群众清扫疆场,并把几十辆大车交由车主们领回。疆场上,兵器、弹药、粮秣等物资这里一堆、那里一堆,像一座座小山。我军将被服、粮食分给本地群众,军器物资则连夜转移,以防鬼子主力赶来劫掠。

  此次韩集伏击战,覆灭了西村中队长和二百多个鬼子,并缴获了大量的战利品:掷弹筒四具、“三八”式步枪二百余支、弹药无数,大米、面粉、压扁的小麦三十几车,军服、军毯、药品、医疗器材十多车,其他物资十几车。我军在战役中也付出了价格,兵士伤亡三十多人,父亲腿部受伤。接着,6支队机关和七团开往乐陵大桑树、官庄一带休整。那一带树林茂密,便于荫蔽,也便于活动作战。

  沿途群众传闻我军打了大胜仗,抢先围观,问长问短。部队一住下,敲锣打鼓前来慰劳的乡亲们一批接一批,川流不息。青年们要求参军的情景更是动人,他们三五成群地前来报名。有很多十几岁的少年也成了我们部队的“小鬼”。

  韩集这一仗,旗开告捷,首战告捷。它给边区和泛博抗日军民无力的鼓励,也给那些患“恐日病”,持“思疑论”的人一次深刻的教育。它证了然八路军在泛博的平原上,也能开展游击和平,并获告捷利;证了然毛主席号召开展平原游击战的指示长短常准确的。八路军副总参谋长左权同志在这一年的年终总结中,讲到冀鲁边抗日按照地时说:“……我年青的挺进纵队,在这种艰辛的情况之下,不断对峙到此刻,并未泄气,而且已取得了良多的胜利,特别是韩集伏击战,更是平原战役胜利的辉煌战例”。

  六、斥地抱犊崮按照地

  日军回师“扫荡”我华北各解放区,增设据点、岗楼,向我按照境界步紧逼。和伪军也共同日寇的进攻,蚕食我按照地。从1938年起头,边区又呈现了三十年来没见过的特大旱灾和蝗虫灾。它给边区的巩固和成长带来了极大的坚苦。另一方面,我军在鲁南、鲁西和鲁西北的军力不足。这三个地域,出格是鲁南是十分主要的计谋要地。它是华北与华中的连系部,是华中平原,鲁西平原、冀鲁平原的依托。只要成立鲁南山区按照地,八路军才能对峙山东的持久抗日斗争,才能打通我太行山八路军总部与山东各抗日按照地及苏北新四军的联系。因而,八路军总部和115师号令我挺进纵队主力调出冀鲁边,一部开往鲁南,一部开往鲁西、鲁西北。

  1939年5月父亲和团长李子英率六支队七团跟从周冠五政委经鲁西开赴鲁南。他们三千多人在曾国华的五支队保护下,穿过津浦铁路,经茌平,在东阿和平阴县之间渡过黄河,达到肥城以西的南尚仁一带山区,与孙继先的四支队接上了头,不久见到了115师陈光代师长。

  5月10日,日军驻山东最高批示官,第十二军司令尾高龟藏集结日伪军8000余人,将八路军115师、山东纵队第六支队、津浦支队、冀鲁边第七团以及处所党政机关共5000余人团团包抄在肥城县以西陆房地域。

  陆房及其附近是一块有10余个村庄,纵横不足10公里的小盆地,四周是山。我军第686团第1营防守在西南的岈山及其以北地域;第2营防守在西面滑石峪和肥柱山地域;津浦支队和师特务营防守北面凤凰山和狼山;团特务营守东北面东山岭;津浦支队二团二营守东面蛤蟆山和常山;冀鲁边7 团防守东南面的鸠山、琵琶山、望鲁山和赵家村地域。

  5月11日破晓,3颗信号弹刺破了天空。日军众炮轰鸣,向我军阵地倡议主线进攻。在硝烟洋溢之中,黑漆漆的日本兵打着太阳旗,在炮火俺护下向岈山、肥柱山和我军其他阵地涌来。岈山阵地,686团第1营连续打退了3次进攻。686团第2营在滑石峪阵地上持续4次击退仇敌狠恶进攻,毙伤日军100余名。津浦支队和师特务营击退敌军6次冲锋,赐与仇敌以严重杀伤。

  冀鲁边7团地点的阵地鸠山、琵琶山和望鲁山位于陆房的东南面。这三座山都是300到400米高度不等的石头山。周政委召开干部会议,决定团长李子英带一营守鸠山,父亲带二营守琵琶山,三营守望鲁山。

  父亲决定,五、六连占领反面阵地,七连、八连守摆布侧,以防仇敌从两侧闯入。因为持久和日寇作战,父亲对仇敌的战术十分化了。他号令兵士们当即分离荫蔽,借助山石,构筑工事。每个班为本人预备两个掩体:一个在山顶制高点;一个在颠峰之后。凌晨,跟着信号弹的升空,仇敌的进攻起头了。父亲命令,兵士们进入山后掩体。仇敌起头炮击,炮弹像一样在阵地上轰鸣,炸的碎石横飞。炮击竣事了,兵士们当即登上制高点,进入掩体。鬼子在机枪的保护下,分兵三路浪潮似地向我鸠山、琵琶山,望鲁山阵地猛扑过来。仇敌顺着山坡往上爬。距离阵地只要几十米了,父亲喊了一声打,前面的日寇跟着枪声倒下,接着一阵手榴弹,炸的仇敌伤亡枕藉。但小鬼子有军人道精力支撑着,他们并没有撤退退却,仍是拼命地往上冲。我阵地上的四挺机枪怒吼起来,枪声、喊杀声响成一片。小鬼子纷纷滚下山崖。仇敌的冲锋被打了下去,接着又是炮火轰击,又是冲锋。战役不断持续到正午,7团一共打退了仇敌的6次冲锋。

  下战书3点,仇敌集中全数炮火进行最狠恶的轰击,他们由轮流进攻变为集团冲锋,抢攻第686团节制的岈山、肥柱山阵地,诡计篡夺我阵地的最高点。686团指战员沉着批示,身先士卒,奋勇杀敌,持续打退仇敌9次疯狂的进攻,使敌蒙受严峻杀伤。在西北标的目的上,仇敌曾一度冲破我686团和津浦支队的接合部,迫近我师部。686团第2营、津浦支队80余人亲近共同,以坚定骁勇的还击,短兵相接的白刃肉搏,将仇敌全数击退。东南标的目的,仇敌也一度在我长山和望鲁山之间,冲破我军防地,进入孟家村,间接要挟师部平安。师部号令:津浦支队二团和冀鲁边7团各派一个排阻击仇敌。周政委派冀鲁边威震敌胆的二营抽调一个排加入阻击战。津浦支队和二营的懦夫们,一阵手榴弹,打乱了仇敌的阵脚后,敏捷冲入敌群和仇敌展开了白刃战。在我两路军齐心合力共同下,击退了仇敌,保住了阵地。

  残酷激烈的血战整整持续了一天。仇敌的尸体一片片地倒在我军的阵地前。我忠实勇敢的兵士用鲜血和生命捍卫了阵地。不平的岈山、肥柱山以及陆房山区的每一个山头,仍然在炮火中耸立。

  黄昏降临,仇敌已是精疲力竭,并且不习惯夜战,不得不收兵,预备第二天再战。

  我军则抓住机会,投入了突围的严重预备。陈光代军长回到师部,决定22时起头分三路突围。由老乡宋大爷带路,于破晓,八路军几千人奇观般地从仇敌的鼻子底下跳出了合围圈。

  第二天一早,仇敌从头倡议总攻。炮火预备之后,敌军不寒而栗进入陆房。把整个村子搜了一遍,连一个八路军的人影也没有找到。尾高龟藏怎样也想不到,八路军竟然在他们的严密包抄中,奥秘地消逝了。他十分沮丧地不得不命令日军撤回本来的驻地。

  此次战役,仇敌本人认可伤亡1200人,此中包罗一名大佐在内的50多名军官,而我军的现实伤亡只要360人。在陆房战役中,八路军浴血奋战的大无畏精力震奋了全国,连蒋介石也打电报给八路军总部朱德、彭德怀,暗示“殊堪嘉慰”,现实上认可了此次115师先斩后凑进驻山东的合法地位。

  陆房突围后,部队继续南下,到泗水、平邑、新太、蒙阴一带开展游击和平。进入该地域后,顽固派秦启荣的特务大队就来搬弄,当即被我军击退。5月下旬八路军115师师直机关教诲大队和冀鲁边区第六支队第七团进驻马家峪,收复了费县西北重镇仲村。

  平邑县马家峪是我军进入沂蒙的第一站。6月6日七团又击退平邑、泗水据点前来抨击打击马家峪的日伪军500余人。第二天, 费县、兖州的日伪军前来支援,共千余人向马家峪抨击打击,再次被击退。8月初,我军分开马家峪,转战蒙山前杨谢、安靖一带。接着又打退了一千多日军和两千多伪军的进攻,于9月汇合宁津六团、泰山支队,同师部率领的686团主力,斥地了抱犊崮按照地。

  鲁南按照地的成立使沂蒙山区和鲁西平原两大块按照地连成一体,打通了太行山八路军总部与各据地、华中区和新四军的联系,为抗日和平的大反扑做了预备。

  1939年,中共北方局和115师师部发布奖励令道:六支队副政委周贯五,七团团长李子英、副团长仉鸿印、政委崔月楠率三千多人南下,斥地鲁南抗日按照地,战绩卓著。

  浏览:80次

  上一篇:仉鸿印同志传略

  下一篇:我的父亲仉鸿印(中) 文/仉桂馨

  仉鸿印的留念文章

  客籍留念文章

  随刘邓大军千里跃进大别山的回忆(文/张玉祥)

  胡为新同志留念照片和奖章证书(待弥补)

  梁子庠革命斗争事迹选

  回忆在卢家坳的一次战役(文/张玉祥)

  罗田打游击的回忆(文/张玉祥)

  寻找龙光贞

  父亲汪金祥在东北解放和平中(撰文汪涛)

  苏志财回忆塔山阻击战(下)

  怀想父亲刘鸿若(文/刘泽宣‌)

  回忆和平年代的兰陵县公安工作(文/房永一)

  同城留念文章

  刘兴基回忆录二十五:女儿小荣华,永久离我们而去(拾掇/刘承华)

  刘兴基回忆录二十四:到太原华北兵工职业学校进修(拾掇/刘承华)

  刘兴基回忆录二十三: 调往潞城县安居兵工十四厂(拾掇/刘承华)

  刘兴基回忆录二十二张继英口述:女儿出生(拾掇/刘承华)

  刘兴基回忆录二十一:“工场”活动,夫妻双双建功劳(拾掇/刘承华)

  陈岩同志留念照片和奖章证书

  陈岩同志革命履积年表

  难忘沂蒙山(文/刘敏)

  刘敏同志留念照片和奖章证书

  和平年代的仉鸿印同志(文/许如堂 张爱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