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徐小庄 > 西柏坡红色教育

http://magurabike.com/xxz/203.html

西柏坡红色教育

时间:2019-07-03 04:53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地址:河北省石家庄市平山县西柏坡镇迎宾路

  ©2019平山县红景教育科技无限公司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色西柏坡.中国/西柏坡红景红色文化教育核心位于“革命圣地”——西柏坡,主营西柏坡红色教育、党性教育、党员培训等专业化的红色教育办事

  未经答应不得转载利用

  习在正定

  习在正定

  勇敢的“铁帽子五连”

  2019/06/06

  “端起三八枪,刺刀闪冷光。带上铁帽子,叫敌把命丧。豪杰的铁五连,是冀鲁边的好儿男,对峙在边区,战役在平原……”这首昔时称道“铁帽子五连”的歌词,使我的思路回到了昔时在五连的日日夜夜。

  所谓“铁帽子”是指日军的钢盔。整个连队全数是用缴获日军兵器配备起来,人人头戴钢盔,手持三八大盖枪,身着日军军服,不管何时都连结战役人员150人以上。与日军的区别只是在臂章上订有“八路”字样的符号。所以群众都誉称他们为“铁帽子五连”。连队有轻机枪4挺,此中日式歪把子机枪两挺,有一挺是其时日军最新配备,也是我冀鲁边区独一的一挺可一次装弹50发的新式轻机枪。这个豪杰的连队在抗日和平期间的冀鲁边区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出格是日伪军对这支“假鬼子线年被冀鲁边军区授予“铁帽子五连”称号。这是抗战中冀鲁边军区部队独一授予荣誉称号的连队。

  豪杰的部队都有名誉的汗青。七七事情后,全国军民奋起抗战,河北省沧县仉小庄(今属盐山县),有一大户人家,仆人叫仉鸿印,他在本来的护乡民团的根本上,于1937年组建了一支民间抗日武装。同岁尾,这支处所武装在盐山县杨小营插手带领的“三十一支队”,编为二十路军,仉鸿印任批示。到1938年7月改编为八路军东进抗日挺进纵队部属的津南支队,这时我党派出多量干部到该部队开展工作,八路军永兴支队政委李宽和同志调任该支队政委。1939年冀鲁边区第十六团二营,被肖华带到山东开立异的按照地后,该支队4个连队改编为逐个五师教诲第六旅第十六团二营四、五、六连。仉鸿印任第二营营长,后调任冀鲁边区第一军分区副司令员。教诲第六旅第十六团第五连的第一任连长周永贵,是位老赤军,在边区抗战中牺牲。第二任连长郝延良,也是位老赤军,随逐个五师东进纵队到冀鲁边区后,战役了整整8年。后来随部队进军东北任十七师五��团第二营营长,倒霉于1947年在吉林万金台战役中牺牲。第三任连长刘文杰,在1941年的一次战役中消失。第四任连长周连芳,任职不到半年就调到教诲六旅政治部任组织干事。我是在1942岁首年月春时调任“铁帽子五连”任第五任连长。

  这个连队是我军在冀鲁边区主力部队中的主力,战役力出格强,使日寇伪军心惊胆战。抗战中与敌百余次交手,以及到后来的解放和平,最初到解放海南战役,从来都是打得坚定英勇。如:1946年我军在攻打长春飞机场战役中,该连担任攻打朱家窝棚据点,干部身先士卒,骁勇冲过400米宽阔地,倡议冲锋,仅一个小时,敏捷占领朱家窝棚。战后有15名干部兵士被评为“战役豪杰”。师授予“豪杰连”奖旗一面。1947年在出名的四平攻坚战中,该连曾担任攻击设有强固工事的大白楼据点。这场战役,打得很是残酷,每栋楼房、每个碉堡都要靠火药包、爆破筒、手榴弹篡夺,每前进一步,都要频频抢夺,白刃肉搏,两边伤亡很大,全连人员伤亡过半,战后获师授予“冲杀决胜”奖旗一面。再如:1948年9月12日至11月2日,在辽沈战役中历家窝棚阻击战中,“铁帽子五连”(已改称第四野战军第六纵队十八师五十二团二营五连)在历家窝棚担任堵截廖耀湘兵团回撤沈阳的退路,夹击新六军的使命。因为五连矫捷英勇,抢先占领了历家车站制高点有益地形,截断了敌沿公路和铁路撤离的道路,给全歼廖耀湘“西进兵团”缔造了前提,获得上级表扬。战后荣获“勇敢顽强”奖旗一面。还如:在渡海解放海南岛战役中,“铁帽子五连”和“榜样连队”第八连并肩向海南岛西部主要口岸北黎、八所追击前进,敌防地一层层被冲破,仇敌一股股被击溃。五连“以乱对乱”,打得仇敌不知所措。战役豪杰陈吉林勇敢牺牲。战后“铁帽子五连”荣获集体记一大功,并授予“豪杰顽强”锦旗一面。从抗日和平到解放和平,赫赫出名的“铁帽子五连”身经百战,一直连结着豪杰连队的本色。海南岛解放后,部队进行整编时,“铁帽子五连”编为第一三二师三八五团(后又改为三九六团)二营五连。现整编为一三二旅四营十连续,驻海南屯昌。原冀鲁边军区授予的“铁帽子五连”名誉旗号,仍挂在十连续荣誉室的墙上。

  脚踏实地说,我的前任为扶植这个连队做出很大的贡献,打下了优良的根本。冀鲁边军区及第一、三分区、第十六团首长对这个连队也是十分注重,从人员到配备都赐与了出格关怀和支撑。1942年,我任连长时,是抗战最艰辛的期间,为保留我军实力,冀鲁边区的部队大部门都调到清河军区垦区保留休整,以避敌“扫荡”锋芒。冀鲁边区一分区就留下“铁帽子五连”当场对峙游击作战,其艰难困苦可想而知。抗战期间我率领这个连队前后长达两年半之久,履历过很多战役,例如乐陵大桑树突围战,遭日伪军10000多人合围,为了保护主力,我十六团两个连,县当局处所部队两个连、两个区中队,我带五连和黄副旅长向西北突围,其余自行突围。突围部队面临浩繁之敌,毫无害怕,同仇敌忾,拼死突围,除五连和少数部队完整凸起来外,其余大部同志勇敢牺牲。又如大马家被敌包抄从早上5点多钟打到晚上9点多,才凸起重围,伤亡60多人,快要连队的一半。这个期间恰是仇敌频频“扫荡”,冈村宁次的“囚笼”战术,一天之内被敌合围一二次,持续多天与敌盘旋合围与突围,袭击与脱节,拔点与转移,成了屡见不鲜。这些残酷难忘的战役深深铭记在我的回忆之中。

  1982年,时任南京军区副政委的周贯五老首长到广州来冬休,我陪他到了珠海、深圳、肇庆等地参观半个多月。闲时,一路聊起了抗战期间的旧事,周政委说:“宗凯呀,在冀鲁边区那些年,最让人难忘的是四柳林战役和邢仁甫哗变事务。”我一听心想:是呀!那恰是我带着“铁帽子五连”跟着周政委一路渡过的艰难岁月。

  1941年12月,承平洋和平迸发后,日本侵略者为急需巩固其占领区,将华北建成它的后方基地,在华北持续策动了五次“治安强化活动”,惨无人道地奉行杀光、抢光、烧光的“三光政策”,制造无人区。其其实阿谁暗中血腥的年月里,冀鲁边区有哪个地域没有遭到日军惨绝人寰的搏斗,有哪个村庄没有被焚烧啊!日军妄图以此使抗日军民得到保存的前提,挫败泛博公众抗日救国的意志,对华北各抗日按照地进行了更大规模的“扫荡”。

  仅在1941年岁尾,日军就数次“扫荡”冀鲁边按照地。此中一次,从济南、德州、沧州、天津等地出动了8000人摆布的军力,实行“铁壁合围”、“拉网扫荡”。到了1942年5月后,仇敌对边区的“扫荡”愈加屡次疯狂,经常一出动就是上万人,并配有飞机、大炮、坦克、马队等。什么“分进合击”“对角清剿”“梳篦战术”“剔抉战术”……凡是想得出的毒招都用上了。小规模的合击、奔袭,则几乎无日不有。

  1942年5月中旬,敌酋冈村宁次在组织实施对冀中地域的“五一大扫荡”后,飞抵德州坐镇。为了共同其次要标的目的作战,调动日军独立第五混成旅团、第七混成旅团、第三十二师团、第二十七师团各一部共两万多军力,还有驻沧日军联队长长谷川部,配以多量伪军,别离从德州、连镇、泊镇铁路沿线出发,南、北两线向东推进,对冀鲁边区起头了残酷大“扫荡”。日军以东光县、南皮县、沧州以南地区为重点,采纳以多路奔袭、“铁壁合围”“拉网包抄”及“远距离奔袭”的新战术,诡计歼灭八路军主力,达到摧毁冀鲁边区抗日按照地目标。起头我军还不克不及及时顺应敌采纳的新战法,因而遭到了极大的危险。

  5月26日破晓后,敌对我一地委一专署包抄圈根基构成。仇敌的马队、装甲部队在包抄圈里频频“拉网”、轮流“清剿”。所到之处,杀人放火、奸骗抢劫,就像是一群发疯的野兽,制造了一幕幕惨剧。冀鲁边区泛博抗日军民当即投入了空前激烈的反“扫荡”斗争。这场“扫荡”和反“扫荡”的斗争,持续了65天之多。

  我们边区的抗日斗争进入了最艰难的岁月。这是黎明前的暗中期间。

  1942年6月18日,日伪军“扫荡”的合围圈是以东光县大小单、四柳林(赵家柳林、孙家柳林、王家柳林、宫家柳林)一带为核心,东起南皮县沟章寨子,西至东光县秦村,南自宁津县双堆镇,北至宣惠河畔刘夫青,方圆70余里。倒霉的是,我边区一地委、一专署机关和保镳连于18日下战书转移到四柳林一带,机关就驻在大单村。薄暮,地委青教会同鬲津县青年连、鬲津县连续也转移到宫家柳林小单家村。同时还有从冀中突围到我边区的冀华夏第三分区地委书记翟晋阶同志率领的冀中军区参观团和后勤人员,武装宣传队及冀中军区八分区教诲队、第二十三团零散人员共计百余人也同时转移到这里。千万没想到,上述机关和部队约500余人全都陷入仇敌的包抄圈。

  反“扫荡”战役起头后,我率领“铁帽子五连”跟着冀鲁边区周贯五政委步履,但与边区一地委、一专署、一军分区完全得到了联系。其时斗争十分残酷,边区和分区以上的带领和机关,都是分隔勾当,防止被敌一扫而光,凡是是一位首长带一支小分队在本人区域内勾当。我这个连就跟从周政委,担任庇护他的平安。这段时间为了找到一地委、一专署机关,周政委带着我们沿山东乐陵鬲津河南岸向西勾当。6月19日凌晨,我们到了东光县边境的刘宅一带,俄然从东光何处传来了枪炮声,周政委侧耳听了听当即对我说:“郭连长,估量这股仇敌不少,赶紧号令部队退出刘宅。”部队按周政委的指示在离刘宅不远处渡水过了鬲津河,朝北又走了6里多路,才在一个村子里歇下来。部队在村中歇息了一会,正预备烧水做早饭,担任鉴戒的带班班长跑进来悄然地向我演讲:“连长!村外发觉仇敌!”我顿时演讲周政委。周政委带着我疾步走出去一看,好家伙!来的仇敌真不少,在清晨的阳光映照下,只见村外远处的道沟里和郊野上,闪出一大片刺刀的亮光,耳间模糊听到急促的脚步声、兵器碰撞的叮当声和远处传来不竭射击的枪炮声……嘈杂地混在一路。但仇敌并没有留意到我们占领的小村庄,而是急渐渐地向西行进,能够说是与我们擦身而过。其时周政委和我置身于村内的一座房顶上瞭望平原,远处这些环境一目了然。

  周政委对我说:“郭连长!好险哪!此次‘扫荡’仇敌来的真不少,他们这都是向哪儿去?”

  我说:“首长,这股仇敌不是冲我们来的,我们的位置在仇敌的包抄圈外,距离仇敌的包抄圈还有两里地呢!我判断仇敌是向四柳林标的目的活动。”

  日军“扫荡”部队在作战步履上是有其特点的,先头突击部队是直奔合击方针,不在合围圈里的方针,底子不管,而是由后续部队来“清剿”。于是周政委号令部队顿时转移,离开这股仇敌。部队把半生不熟的饭扔下,就悄然地向东出发了。在转移的途中,我们听到从西边传来了激烈的枪炮声和隐模糊约的喊杀声、马嘶声。据我的战役经验这是日军构成合围后,起头向合围点实施进攻,与我军交上火了。

  “郭连长!坏了!一地委、一专署必定是被仇敌合围进去了……”周政委无忧无虑地望着西边说。我在旁边看着首长愁得不得了,那时他是冀鲁边军区的政治委员,肩上的担子太重了。

  下战书,西边的路上驰驱着一群群避祸出来的群众,有大爷大娘,也有妇女小孩,都背着负担衣物,哭哭啼啼。有几个妇女一见到我们,便边哭边诉说:亲人被鬼子、汉奸杀戮了,房子被烧了,猪牛被抢了,遍野里尽是鬼子汉奸,好不容易才逃出来……

  我看着周政委表情繁重得像块铅似的,眼望着西边被烽火硝烟覆盖的天际,听着那慢慢稀少的枪炮声和不时传来的嘶杀声,真为一地委、一专署的同志们担忧焦心啊!其时我真想带着部队冲到西边去,跟鬼子拼了!和被围的同志们一路战役,帮他们凸起包抄圈。可是理智又告诉我,这千万使不得,鬼子正但愿我们去自取灭亡。

  黄昏时,倒霉的动静传来了:一地委、一专署机关和从冀中突围过来的专署地委机关、部队全被仇敌包抄在四柳林、大小单家一带,地委书记兼军分区政委杜子孚、专员石景芳、地委组织部长邸玉栋、文救会主任吕器等300多名干部、兵士壮烈牺牲;出格是从冀中突围来到边区的同志,又重陷仇敌的包抄圈,勇敢地牺牲了。这真是前所未遇的、无可填补的庞大丧失啊!我看着周政委哀思得几乎说不出话来……

  过后我们得知的环境是:6月18日夜间,杜子孚和石景芳同志带着一地委和一专署机关及一个保镳连,驻在东光城东南接近南皮的大小单家。派出的侦查员回来演讲:刘夫青据点的日军曾经出动,从穆庄奔刘大瓮村而来。但就若何对于仇敌的此次合围,专署和地委带领看法有不合。有的认为这一带地处平原,易攻难守,加之敌强我弱,该当化整为零,分股突围为好;有的则认为这一带北有大洼,南有鬲津河,交通沟犬牙交错,七通八达,何况我军对这一带地舆环境熟悉,加之群众根本好,能打就打,不克不及打可转移。两种看法不断没能同一路来,所以部队和机关迟迟未能步履,跳出仇敌的合围圈。19日凌晨,侦查员又报,北面的仇敌曾经到了刘大瓮村,距大单只要七八里路。于是,地委、专署机关组织干部兵士从大单出发,沿着通往三营盘村(即李营盘,张营盘、孙营盘)至鬲津河堤的交通沟转移。到了河堤向东一看,多量日军顺着河岸向西而来。因部队在交通沟内行走,仇敌未发觉,但想抢占鬲津河岸,穿越鬲津河曾经来不及了,只好顺原路回到大单,改由大单至寺后杨、砥桥的交通沟到了鬲津河堤下,这时天已大亮,潜伏在河岸上的仇敌居高临下,发觉我军在交通沟内的步履,于是敌轻重兵器一齐开仗,很多干部兵士就地牺牲或受伤。从这里也突围不成,我军又组织人员顺原路边打边撤。撤到寺后杨附近时,专署专员石景芳同志中弹负伤,从顿时栽下来,保镳连长孙国栋背起他就走。石景芳对孙连长说:“别管我,快去批示部队。”他忍着剧痛继续组织突围。这时,从寺后杨村西南又冒出一股仇敌。鬼子、汉奸密密层层地围上来,一边用各类火器猛打狂扫,一边叽哩呱啦地狂呼乱叫。

  仇敌冲到村口时,我保镳连俄然狠恶开仗,打垮了一批仇敌,从鬼子第一道合围圈杀出个缺口。保镳连乘势保护着机关冲出村外,向北面四柳林一带撤去。谁知部队刚冲到赵家柳林附近,迎面又碰到一片黑漆漆的第二层前来合围的鬼子和汉奸部队,如许我军就被敌前后夹击,内线的鬼子调过甚来紧追不舍,外线反面上来的仇敌堵住了去路,仇敌枪弹像飞蝗般扫过来,我们的一批干部、兵士倒了下去。

  地委、专署机关另一部门人员在地委书记杜子孚率领下,从王家柳林至崔达家村西的南北交通沟里向崔达家突围。刚到崔达家通往刘连庄的工具交通沟前,已提前荫蔽在沟里的日军俄然开仗,在交通沟里的60多名干部兵士大部兼顾亡,地委书记杜子孚就地中弹牺牲。专署秘书主任傅炳翰身体紧贴着沟壁,慢慢挪动,在一个十字沟口冲了出去。

  在四柳林地域,仇敌四面重兵包抄,石景芳专员等率领残剩的人被压缩在赵家柳林村东一片宽阔地上。仇敌嚎叫着冲上来,他们在宽阔地的一个墓地中与仇敌展开了肉搏战。颠末一场苦战,因为寡不敌众,石景芳等人都牺牲了。地委组织部长邸玉栋率领的机关干部,遇敌后敏捷占领了小单家村南的一条道沟,在沟内边打边向东南标的目的冲,达到孙家营盘时,邸玉栋胳膊负伤,这时我军腹背受敌,形势紧迫。邸玉栋喊了声:“到了最初时辰了,与仇敌拼啊!”率领同志们冲上去和仇敌奋斗,最初都勇敢牺牲了。

  此次战役从破晓不断打到半夜,石景芳、杜子孚、邸玉栋等300余人牺牲,被俘的40余人宁当玉碎,最初全数被仇敌杀戮。同时牺牲的还有原冀中第三分区地委书记翟晋阶及率领的部门干部、冀中参观团和冀中二十三团一营一部。20日上午,仇敌从柳林、小单向东北标的目的撤走。

  仇敌走后,本地的党政军带领周化南、高汉章、石青、林青等人和部门群众赶到现场,他们含泪辨认并掩埋了烈士们的遗体,派人把战役颠末向上级党委进行了报告请示。

  杜子孚、石景芳、邸玉栋、吕器……,这些熟悉的面目面貌和身影,直到此刻我一想起来,心中还充满着对他们的敬重之情和对日寇的仇恨。石景芳同志是无棣人,是把我引向革命道路的第一人。杜子孚是宁津后郑村人,邸玉栋是盐山邸家楼人,他们都是津南地域晚期的员,为成立边区抗日按照地作出过杰出的贡献。吕器同志别名杨希玲,是1938年和杨靖远、李启华等同志一道从外埠调来边区的。现在,他们都为中华民族的解放献出了贵重的生命,将本人的一腔热血洒在冀鲁边区的地盘上。他们都是宁当玉碎、铁骨铮铮的民族豪杰!

  大马家庄突围战役

  1943岁首年月,日军为保障铁路运输通顺,加强了对津浦铁路沿线的“扫荡”。我们本来挖掘的交通沟大部门都被敌填平。日军除实行“铁壁合围”“拉网扫荡”外,又实行了所谓“囚笼战术”。敌强征数十万民夫挖沟筑路,在要地设据点,诡计以铁路为轴,以公路为链,以横沟为笼,以碉堡为锁,妄图将我抗日军民别离锁在“囚笼”里,阐扬其灵活性快的劣势,在“笼子”里搜刮、“清剿”,最终覆灭我们,使我军陷入无路可走、无援可待的绝境。

  1942年9月后,冀鲁边区的形势日趋恶化。我地点的第一分区地区内,日伪在县与县、区与区之间都挖了界沟,据点岗楼林立,横沟、公路纵横。边区17个县建起了据点456个,平均10个村庄就设有一个敌据点。这些处所共驻有日军3600余人,伪军两万人,顽军近1.5万人以上,跨越我边区部队5倍。边区当局能奉行政令的不外一半,部队以连为单元勾当都坚苦。敌伪对我频频“扫荡”“清剿”,几乎无日不听到枪声,无日不发生战役,边区机关部队遭到严峻丧失,边区已完全陷入被敌军“朋分”、包抄、“封锁”态势,处境好不容易。因为日军实行“囚笼战术”,屡次“扫荡”,原游击区变成了敌占区,原按照地都变成了游击区以至是敌占区,迫使我第一分区部队在所属的沧、南、盐、青、宁、吴、东地域临时无法勾当。

  1943年六七月份,据内线得知:日伪军集中重兵,预备“扫荡”我东光、南皮、宁津,对我第一分区部队进行“合围”。分区傅继泽司令员召集我们开会,传达了这些环境,为避敌锋芒,分区决定跳出合围圈,冲出敌设下的“笼子”。于是傅司令员率领机关和我们“铁帽子五连”,预备转移到第三分区乐陵县大马家庄一带勾当。我们颠末一夜的急行军,走了几十里地,转到了乐陵县的大马家村,谁知仍是没有跳出仇敌的包抄圈。当天破晓,侦查员俄然发觉,东面和北面有日伪军向我“合围”。傅司令员当即号令我率五连速向西北突围。我们前进了五六百米,因敌火力太猛,突不出去。傅司令员又令我向南突围,仇敌火力更猛,仍是突不出去。

  我向司令员建议“向西突围!”

  傅司令员说:“西边有横沟、仇敌的岗楼啊?”

  我说:“恰是有横沟、岗楼,敌在这个标的目的不会有重兵,现也没发觉有大的敌情。”

  司令员思虑顷刻说:“能够。”

  “首长你带机关一、三排部队先走,我来断后!”我对傅司令员说完,当即号令一排长带两个班,每个兵士带上锹,赶紧顺沟挖台阶。其时仇敌强挖的这些横沟都有好几丈深。台阶挖出来后,先让傅司令员和分区司令部机关爬过横沟向西突围,我带二排断后保护。当部队突到村外我刚爬出横沟时,日军马队快速从两侧向我们展开了夹击,距我们只要三四百米,我们待敌接近到百余米时,当即用稠密的火力迎头冲击仇敌,好不容易扯开一个口儿,构成了我军在两头向前突,仇敌骑兵在两侧穷追不舍的场合排场。只见日军马队骑着高头大马,挥舞着马刀,像狼一般的嚎叫,强行从我们的两侧向前冲,我当即判断敌诡计抢到前头拦截我们的退路。这时我见敌先头骑兵已与我平行,有的已超越,我仓猝号令部队当场两面展开阻击,集中火力射击马匹,枪响马倒,只见到马背上的敌马队纷纷摔了下来,有的连滚带爬往回逃,有的摔下后就不克不及动弹。乘敌紊乱之际,我号令部队敏捷后撤。就如许边走边打,敌追我挡,几个回合后,身边有很多战友倒下了。这时我发觉死后的日军马队也不像起头那样猖狂,而是在我们后面约三四百米距离尾随跟进,我快他也快,我阻他向后撤一段距离,当我一撤又穷追不舍,一直与我们后卫连结接触。这是仇敌想慢慢地耗损我们的体力,达到拖垮、覆灭我们的目标。说其实的,这时我们也感应精疲力竭,若是说“两条腿”的人与“四条腿”畜牲,在进行体力、速度与耐力竞赛,谁优谁劣不问可知。但在不肯做亡国奴的人们面前,出格是在中国带领的八路军面前,呈现了令人难以相信的排场,就如许边突边打,边打边突,敌我两边在活动中坚持了50多里。这是敌我两边意志力的比赛,最终以我们拼死的战役精力,打败了日军的马队,当我看到日军马队的马都慢慢跑不动累倒在地时,就感应有朝气了,满身上下充满了力量。

  战役从破晓进行到当日下战书5点多钟,这时我们撤到了一个小村庄,村子有二三十户人家,部队是又累又饿又渴,见到老苍生的洗衣水爬下就喝,我也不破例。本来想日军狂追了一天也累得够呛,在黄昏前就可能撤出战役,没想到这时日军马队又追上来了。我便向傅司令员建议:“如许跑下去不可,这个村庄是仇敌必经之路,我带部门军力依托村庄吸引和盖住仇敌,争取时间,保护首长机关先转移。”司令员和政委筹议后,同意我的建议,令我带三排占领村庄,阻击和吸引仇敌。由一、二排保护机关转移。傅司令员临走时对我说“宗凯,你顶到天黑后,如能突围出来,就到二分区找我。”首长和机关走后,我带三排敏捷占领村庄两头通路两侧的建筑物,在军力摆设上尽可能摆出与敌决战的架式,引敌上钩。很快日军马队约百余人就包抄了村子,当敌马队下马徒步从东向西,沿村中道路搜刮前进时,遭到我沿路两侧火力俄然冲击,十几个鬼子就地毙命,剩下的逃到村东头。登时,村庄四周枪声高文,日军起头多点攻击,敌众我寡,战役进行得很激烈。我们依托村庄院落与敌展开了逐房抢夺,先后打退敌七八次冲锋,死死地拖住仇敌,战役不断持续到夜幕降临。我率领的第三排原有42人,这时也伤亡严峻,所剩无几,在战役中我左手中弹负伤。这是我在抗日和平中第四次负伤了。

  天慢慢黑了下来,日军也临时遏制进攻,我决定操纵夜间突围。起首清点人员,这时加上负轻伤的人员,尚能步履的还有18人。我决心集中现有军力从一个口儿打出去。在突围标的目的的选择上,考虑不克不及过早表露我军凸起去后的步履标的目的,起首从西南凸起去,尔后再向西。我下定决心后,号令大师当即步履做突围前的预备。其时最坚苦的是要把受轻伤的兵士躲藏起来,这时卫生员跑到我面前说:“连长你快去看看……”我仓猝走到靠村东头的一座院子内,发觉几个兵士正围着一小我,走近一看,是绰号叫“坚定抗”的兵士腿被打断了,他说什么也不让别人把他藏起来。他见我来了,对我说:“连长,你快带步队走吧!给我4颗手榴弹。”

  我说:“你要干什么?想他杀啊?”

  “坚定抗”说:“不是,我保护你们撤离,鬼子上来我就用手榴弹与仇敌同归于尽!”

  我说:“不可,我带你走!”

  “坚定抗”说:“我双腿都断了,确实走不了啦。”

  我说:“把你藏在柴垛里去!”

  “我动不了啦! ”“坚定抗”用果断的语气对我说:“连长,你和同志们快点走吧!”

  这时,只见担任鉴戒的七班长急渐渐地跑了进来说“连长,快步履吧,鬼子又要进攻了!”“坚定抗”一听,一把拉住我的右手说:“连长,不克不及由于我一小我扳连大师伙儿,你们凸起去跋文取给我报仇!”看着他那诚心的神气,我疾苦地咬了咬牙承诺了他。何等伟大的兵士啊!我此刻已记不起他的真名实姓了,只记得他其时35岁,是沧县人,家里很穷,靠卖包子为生,父亲归天的早,有个母亲,他是个孝子。参军时问他姓名,他答“坚定抗”,就是要坚定抗日,从此同志们都如许叫他,真名反而叫得不多了。

  辞别了“坚定抗”后,我去查抄突围前的预备工作,这时我负伤的手疼得不可,身边卫生员见我疼得头上直冒汗,指着我负伤的手对我说: “连长,我们连跑带打一天了,你伤成如许也跑不动了啊。”卫生员见我投过扣问的目光,建议道:“我给你抽口烟吧。”那时我们部队缺医少药,伤员得不到及时的诊治,疼得不可时,就用从田主老财那里得来的白面()这些工具对于济急。其时我仓猝吸了一口卫生员给的白面,伤痛顿时减轻了,人的脚步也感轻快起来。

  简短的预备之后,我确定了方位一挥手低声对死后的兵士说“起头突围!”刚到村南头,正好与诡计狙击我们的鬼子遭遇了,这又是一次短兵相接的战役,可能是仇敌认为我们连跑带打搞了一天,早已筋疲力尽,想乘机狙击,没想到我们已由防御转为进攻突围,一会儿让我们打得敌措手不及,晕头转向。我们很快就从村西南突了出来。

  仇敌发觉我凸起来的人不多,认为我军大部队还在村子里,只是让一部马队对我们死追烂打,但在夜间马队的感化就不较着了。我们操纵黑夜,很快脱节这股仇敌。在我们向西的路途中,又几回与“扫荡”的敌军相遇,而我们不甘愿宁可束手被擒,革命兵士舍身殉难,何曾怕死呢!一次又一次,我们用刺刀、手榴弹杀出一条又一条血路,终究冲出仇敌的包抄,这时我身边只剩下几个兵士了。向西走了一夜,到第二天天亮时分,终究到了第二分区,见到了傅司令员和二分区龙书金司令员。这是我有生以来最难忘的一天,整整一日夜,靠死打硬拼杀出了一条活路,可是在突围的过程中,又有几多战友倒了下去啊!此战,我连丧失惨重,死伤60多人。过后查明,“坚定抗”同志确实拉响了4颗手榴弹与仇敌同归于尽,后被一分区追授为“勇敢榜样兵士”名誉称号。我也遭到军分区通令奖励。

  大桑树村是乐陵北侧接近县城的一个大村庄,位于鬲津河南岸,村北有一条工具长约几十里的宽阔树林。桑树、杨树、榆树、柳树、梨树、杏树……杂生的树木长得十分浓密,仿佛给鬲津河镶上了一条绿色的缎带。这里是边区境内最大的林区,它北依庆云、盐山,东临无棣、阳信,西接宁津、吴桥,是党最早策动抗日武装起义的地址之一,是冀鲁边按照地的核心按照地,军政军民关系好,群众觉悟高。

  1938年夏,肖华率八路军逐个五师三四三旅机关和锻炼队,挺进冀鲁边区时的司令部曾设在乐陵县城。这是冀鲁边区、教诲六旅和三分区机关地点地,环境告急时,一分区也进入该地域勾当。一时间这里便成了我军抗日批示核心。因为这一带党的扶植和群众根本比力好,树林又密,小股仇敌底子不敢来,所以在各地的情况日益恶化之后,这里就成了各级抗日当局和县区武装的次要勾当区之一。

  1943年,因为抗战形势发生了底子变化,日军颓势日显。日军为了支撑承平洋和平和预备以中国大陆作为狗急跳墙的基地,对津浦铁路仍然扼守得很紧,不时抽调各据点军力进行“扫荡”。冀鲁边区针对这一形势,采纳了“敌进我进”的方针,派出主力扩大勾当范畴,来个自动“换防”,要挟仇敌后方。你到我的地面,我就去你的地皮;仇敌进攻我们的按照地,我军就到敌占区,瞅准机遇,集中军力搞掉仇敌的据点。对日伪军的“清剿”“扫荡”,有时也抓住有益机会赐与坚定无力还击。因而,日军把这个地域作为重点“清剿”“扫荡”地域。1943年2月14日,也就是铁家营战役后的第十一天,日军又抽调了天津、沧州、德州等地的日伪军近万人,对大桑树村一带进行“拉网扫荡”。

  当天破晓,我十六团宿营在大桑树的干部兵士还在睡梦中,便听到远处响起了枪声。仇敌又起头“扫荡”了!据侦查员演讲,仇敌分多路向我们合围。其时我率五连随教诲第六旅黄骅副旅长一路步履。环境求助紧急,黄副旅长号令部队说:“五连跟我向西北突围,其余的部队当即各自选择本人的突围标的目的进行突围!”听了黄骅副旅长的号令,我连火速分开驻地,跟着他往西北标的目的的东光和南皮突围。我带着一个排在后面断后。走出了七八里路,浓浓的晨雾只能看出十余米,俄然在前面沟梁上隐模糊约看到迎面来了一批人马,黑漆漆地堵住去路。只听黄骅副旅长下号令道:“把铁帽子戴上,大盖枪上刺刀!”我一听顿时体会了黄骅副旅长的企图,忙赶到步队前面,我又反复了黄副旅长的指示:“把铁帽子戴上,大盖枪上刺刀!”看见人群的两边有带枪的汉奸伪军,他们端着刺刀强逼很多群众列成横队迎面向我们压过来。这是日军在“拉网扫荡”中玩耍的卑劣狠毒的把戏:用抓来的群众在反面虚张声势,阻挠八路军突围部队,日军则潜伏在两侧的道沟中。若是突围部队看不清,被反面的环境利诱,拐弯向两侧转移突围,就会钻进日军的潜伏圈,遭到毒手。我轻声提示兵士们沉住气,不要慌,等接近仇敌再说。黄副旅长毫无害怕地带着步队不断往前走。伪军远远看见五连这一身“皇军”服装,误认为是“太君”走过来了,赶紧向两边闪开,让出路来。在距对方十多米时,指点员许子祯带着一个排猛地端枪冲到仇敌面前,大喝道:“我们是八路军!是铁帽子五连!缴枪不杀!”大大都伪军一听“铁帽子五连”就给吓懵了,不知所措地纷纷降服佩服,有的嘴里嘟囔着说:“久闻大名,我们降服佩服……”但有那么四五个汉奸诡计顽抗,我和几个兵士冲了过去,就地就用刺刀把他们给礼服了,前后也就几分钟的时间。被解救的群众目睹了这一幕,是又惊又喜。黄骅副旅长对避祸的群众说:“乡亲们,仇敌又在大‘扫荡’了,这里此刻很危险,你们快散开回家吧!”

  在不远处两侧道沟潜伏的日军,在晨雾中未便察看,也没弄清怎样回事。所以看到我们押着伪军一路向西北而行,也没有步履。大要还在做等八路军上当的好梦呢。我们已成功地从西北标的目的凸起了仇敌的包抄圈。

  其时在大桑树村除了我们“铁帽子五连”外,还有教诲第六旅第十六团二营六连两个排、三营八连、庆云县独立营一个连和两个区中队。为了牵制仇敌,保护主力突围而遭敌“合围”。面临浩繁之敌,我四个连和两个区队全体指战员毫无害怕,大师同仇敌忾,向仇敌猛冲,拼死突围,杀伤大量仇敌,终因敌我力量悬殊,除少少数人突围外,大部门同志都勇敢牺牲。他们为领会救中华民族,献出了贵重的生命。

  “铁帽子五连”从抗战初期组建以来,不断对峙在冀鲁边区与日伪军作战,善打硬仗、恶仗,不怕流血牺牲,打出了八路军的威风和中国人的节气,让日伪军心惊胆战。

  在其时来讲,要对于日伪军的“清剿”“扫荡”,环境是很复杂的,斗争长短常残酷的,那时只要“铁帽子五连”一个连队随一分区一路勾当,有时也跟冀鲁边区军区首长勾当。我先后多次率五连跟从军区周贯五政委、黄骅副司令员和一军分区的傅继泽司令员、陈德政委及三分区的黄荣海副司令员等首长一路步履。数不清与日伪军发生过几多次战役,一天之内被敌“合围”两三次,持续几天与敌盘旋作战,合围与突围、袭击与脱节、拔点与转移,几乎成了屡见不鲜。在首长的批示下,我们的连队越打越强,培育出一种天不怕、地不怕,既靠勇、又靠谋,打不垮、拖不烂的战役精力。这个连队在当前的战役中不断是战役力极强、敢打硬拼的部队。

  不只在抗战期间,就是当前进军东北,从松花江到海南岛的千里交战中,这个连队都是赫赫出名的豪杰连队。据我的回忆,冀鲁边区第十六团的部队,历经我军体系体例的多次调整与整编,在解放和平初期整编的环境是:该团的第一营一、二连编为第四野战军第四十全军一二八师第三八三团一营;第四连编为第一二九师第三八七团一、五连;第二营第五、六连编为一二九师三八五团二营四、五连;三营编入一二九师三八五团三营。1952年10月,按照军委号令第一二九师师部归中南海军建制,改为中南海军西营基地。第四十四军的一三二师部和第三九四团、三九五团编入第四十全军建制后,一二九师第三八五团编入第一三二师,后改编为该师第三九六团。该师的第三八六团、三八七团改成海南军区海防守备团。

  1992年我到海南,特意到步卒第一三二师三九六团二营五连去探望。这个连队就是昔时在冀鲁边区赫赫出名的冀鲁边区十六团的“铁帽子五连”。我望着挂在连队荣誉室墙上的昔时由冀鲁边军区授予“铁帽子五连”的连旗,心潮磅礴。当连队的兵士们得知老连长来了,纷纷拥来,我指着旗号对年轻的一代甲士讲:“这面旗号来之不易,是用‘铁帽子五连’一代又一代人的鲜血染红的啊!……”听了我充满激情的引见,兵士们都为能成为豪杰连队的承继人而感应骄傲和骄傲。

  (作者:郭宗凯 曾任广东省军区副参谋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