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徐小郢 > 第1295章:宋云与桓虎(二)

http://magurabike.com/xxy/317.html

第1295章:宋云与桓虎(二)

时间:2019-07-22 02:20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点击章节报错』

  虽然是韩人身世,但这些年桓虎在魏国、宋郡摸爬滚打,已大致清晰了魏国的戎行分类,「驻军六营上将军」,那是魏国第一流此外上将军军职,其荣誉地位相当于韩国的『北原十豪』。

  然而面前这个宋云,却毫不在意地回绝了魏国的这份优宠遇遇,哪怕是事不关己,桓虎心中亦隐约作痛——若是换做是他,早他娘的承诺下来了。

  『莫非这宋云……』

  桓虎脸色离奇地看着宋云,压低声音问道:“你不会……当真是宋王之子吧?”

  “你感觉呢?”宋云浅笑着问道。

  『老子他娘的哪晓得?!』

  右脚踩在长凳上的桓虎,将右手搁在右腿膝盖膝盖,用大拇指的指甲悄悄刮着下颌,神采莫名地端详着宋云,一脸如有所思。

  在他看来,倘若面前这个宋云果真是已经的宋国令郎,那这个身份可是了不起。

  这让桓虎不由地细心考虑,对方邀请本人当面谈话的目标安在?

  莫非是想复辟宋国?

  在魏国非常强势的当下,复辟宋国,这……我有益可图么?

  桓虎阴晴不定地想着。

  而此时,宋云仿佛是猜到了桓虎心中所想,摇了摇头说道:“桓猛将军误会了,宋某并非旧国令郎,只是一名寻常的宋人罢了。”

  桓虎闻言,心中仍有些思疑,离奇地说道:“一名寻常的宋人,竟然拒绝了魏国的高官厚禄……”

  “由于我志不在此!”宋云淡淡说道。

  “哦?”桓虎眼眉一挑,猎奇问道:“不知宋云将军的远志为何,可否对我透露一些?”

  宋云淡然一笑,也不回覆,岔开话题问道:“那些不提也罢。……桓猛将军,大梁该当至今还未调派使者与你联系吧?”

  桓虎闻言一愣,百无聊赖地端着茶盏喝了一口凉茶,仿佛是懒得回覆。

  见此,宋云摇了摇头,说道:“虽然桓猛将军将叛魏的南宫垚之首级,派人送到了大梁,但将军想要以此代替南宫的地位,这却很难……起首,将军是韩人身世,其次,将军已经在魏国境内做出很多恶行,再次,在魏楚交兵时,将军亦是作为楚军一方……连系这各种,大梁岂会安心你驻军在睢阳?”

  桓虎喝着茶一言不发。

  其实较真地说,若不是没有法子,桓虎昔时又岂会去招惹魏国?

  不外对宋云注释这个没意义,且桓虎也懒得注释。

  至于用桓虎的首级向大梁讨封,这也只不外是想测验考试一下罢了,大不了带着人马投奔鲁国嘛,就算鲁王不采取他,他也能够在齐鲁之地占山为王,另想法子,终究听说齐鲁两国的戎行弱地很,跟魏国戎行完全不克不及比,有什么好怕的?

  而倘若大梁同意了,那他可就赚大发了。

  不外话说回来,这宋云对他说这些,事实是什么意义?

  看了一眼宋云,桓虎略有些不耐烦地说道:“宋云,我桓虎是个粗人,有什么话,你就开门见山地说,莫要拐弯抹角。”

  “好!爽快!”宋云抚掌一笑,随即目视着桓虎杂色问道:“桓虎,你若想割据宋郡,横行霸道,不妨与我联手。”

  “与你联手?”桓虎一时没反映过来,待醒悟过来之后,眼中泛起几丝惊色,脸色离奇地问道:“你所说的联手,不会是叛逆魏国吧?”

  “你我皆非魏国将领,何来叛逆一说?”宋云淡淡一笑,随即以迷惑道:“只需你情愿与我联手,抵御魏军,我宋云会鼎力支撑你。”

  桓虎脸色离奇地说道:“抵御魏军?我怕我桓虎无福消受你的支撑。”

  说罢,他神采诡谲地端详着宋云,心说,莫非这宋云果真不知魏国现在是多么的强大么?这几乎是螳臂挡车啊!

  “你害怕什么?”宋云故作恍然地说道:“莫非你是在害怕那位魏令郎润?哦哦,对对对,你当初可是带兵袭了商水县呢……若在沙场两军相见,多半那位魏令郎润还真饶不了你。”

  “你少拿话激我。”桓虎轻哼一声,略带自嘲地嘲笑道:“那姬润,岂会每时每刻惦念取我桓虎这一介小人物?”

  提起此事,桓虎心中也实在有些复杂。

  想昔时,他抢劫了郑城王氏的小儿子王瑔,本来筹算欺诈一笔钱,没想到碰着阿谁毫不合作的肃王赵润,反过来对桓虎一阵要挟。

  其时桓虎一怒之下,当着那肃王赵润的面就将那王瑔的脑袋砍了下来。

  当然,成果就是那位肃王殿下盛怒,命令围住山头的商水军对他桓虎一党围而剿之,其时桓虎得到了很多老手下,才逃了出来。

  逃出来之后,桓虎心中越想越气,于是就胆大包六合袭击了商水县,作为报仇。

  但他也懂得分寸,只是叫人在商水县放火,制造紊乱,并未滥杀太多的人——报仇一下挽回点体面就得了,真如果获咎死了那位肃王,桓虎亦不情愿。

  次要是不值得。

  正如他所料,待他后来逃到宋郡后,那位肃王底子懒得理睬他,先是协从齐王吕僖伐罪楚国,然后就是伐罪三川、秦国、韩国,交战的规模越来越大,哪有空闲理睬他这个小人物?

  而现在,宋云拿这桩已经的旧事来变相要挟他,这让他很是不悦。

  可能是留意到桓虎眼中的不悦,宋云笑着说道:“现实上,这回多半见不着那位魏令郎润……那位殿下目前正忙着婚娶之事呢。”

  “喂喂,我可没有同意与你联手,你少擅做主意。”桓虎皱着眉头打断道。

  宋云闻言笑道:“你的意义是,你肯交出手中的兵权,偿还睢阳?唔,如果如许的话,五成可能,大梁大概还真会封你一个名存实亡的将军,至于别的五成可能嘛……”

  他看了一眼桓虎,其满意思不问可知。

  听了宋云的话,桓虎皱着眉头暗自考虑。

  他的本意是想尝尝可否从魏国这边捞到一官半职,哪怕只是县尉他都认了,但前提是,魏国不会收回他手中的戎行——这才是可以或许保住他人命的本钱。

  倘若如宋云所言,魏国朝廷只肯封他一个名存实亡的将军,那有什么意义?

  得到了戎行,大梁朝廷岂不是随时都能对于他?

  见桓虎脸庞变颜变色,宋云在旁低声说道:“现实上,你我联手,未必没有胜算……司马安曾经被调到河西去了,肃王赵润正忙着成婚……更要紧的是,魏国目前很是缺粮,就算要出兵征讨,最快也得比及秋收,以至是十月、十一月前后,你我有的是时间筹备。”

  桓虎闻言看了一眼宋云,略带嘲讽地说道:“你看似决心十足啊?”

  宋云淡淡一笑,摇头说道:“此番魏军出兵征讨,其目标在于将宋地收入囊中,因而,魏军并不敢在宋地大举搏斗……若只是获得一块死地,这有什么意义?”

  “即便如斯,亦支持不了许久,更断不成能取胜。”桓虎皱着眉头说道。

  在他看来,倘若魏国执意要将宋郡纳入河山,宋云的抵挡底子毫无意义。

  就算一时击退了魏军又能如何?

  魏国有的是精兵悍将,击退了弱将、又迎来强将,那肃王赵润,总不是一年到头都在筹备亲事吧?

  听了桓虎的话,宋云摇头说道:“不需要支持许久,更不需要取胜,只需让魏王认识到,若他强势出兵宋地,只会如南宫垚那般被宋人所抵制、所厌恶,这晦气于魏国日后管理宋地,这就足够了。”

  桓虎皱着眉头看着宋云,半响后问道:“你事实想要什么,我也懒得去管。……我只想晓得,我能获得什么?这对我有什么益处?”

  “若大梁见识到了桓猛将军的才能,默许桓猛将军代替南宫垚,手握重兵坐镇睢阳,这算不算益处?”宋云安静地说道:“只要让大梁见识到了桓猛将军的能耐,大梁才有可能考虑能否赦宥桓猛将军当初的各种罪行,不是么?”

  “……”桓虎摸着下巴考虑着。

  平心而论,倘若大梁情愿派人对他招安,他绝对不会听宋云的话与其合作,联袂抵御魏军,可问题就在于,大梁似乎丝毫没有皋牢他的意义,仿佛要将他一脚踢开。

  对此,桓虎当然不会乖乖就范。

  『嘿!若是魏国派来的上将,不慎被我干掉几个,相信大梁的何处的人,面色会颇为出色吧?』

  本着「最坏不外逃亡鲁地」的念头,桓虎舔了舔嘴唇,最终应了下来。

  而与此同期,大梁派往招安宋云的礼部官员郑习,亦火速前往了大梁,将招徕宋云未果的环境演讲给了礼部尚书杜宥。

  听闻此言,杜宥虽然有些意料,但仿照照旧难以相信。

  他无法想象,宋云为何会拒绝如斯优厚的待遇?

  『这可如之奈何?』

  礼部尚书杜宥心中也有些顾虑。

  要晓得,魏国其实也并非全然由于前次宋云率领北亳军义助魏军,而赐与宋云如斯优厚的待遇,更头要的仍是为了塑造典型——将同为宋人的南宫垚与宋云作为对比,潜移默化地指导宋人对魏国发生忠实之心。

  倘若宋云情愿共同的话,朝廷虽然不会让宋云像已经的南宫垚那样,成为宋地现实上的管理者,但也不介意封赐几个虚爵作为宋人的楷模。

  没想到,宋云竟然如斯不识抬举,竟断然回绝了大梁的盛意。

  『待等过两日,相信国内那些早已按耐不住的贵族们,多半就会跳出来争相伐罪宋地了……』

  杜宥暗自摇了摇头。

  果不其然,没等几日,魏国国内贵族便得知了此事,纷纷奏请朝廷,磨刀霍霍,但愿成为大梁伐罪宋郡的前锋。

  这桩事闹得沸沸扬扬,最终传到了肃王赵弘润耳中。

  『插手书签,便利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