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主页 > 圩心 > 【古井•老照片征文】那年凤仪洲破圩了

http://magurabike.com/xx/28.html

【古井•老照片征文】那年凤仪洲破圩了

时间:2019-06-13 23:18  来源:未知  阅读次数: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

  由内容质量、互动评论、分享传布等多维度分值决定,勋章级别越高(),代表其在平台内的分析表示越好。

  原题目:【古井•老照片征文】那年凤仪洲破圩了

  岁末岁首年月,翻阅尘封的相册,看到这几张老照片,思路飞扬至1998年的炎天……

  我不断喜好炎天,虽然炎天炎热,沉闷,空气仿佛凝滞的流质物,黏稠环绕纠缠得人的思路一团糟,被炒糊了般牵扯不清,但我却毫无来由地喜好它。

  可是那年炎天却让我感遭到史无前例的孤单、惊骇和哀痛,那一年炎天长江流域在履历了冬春多雨和6月梅旱季节之后;7月下旬又迎来了汗青上少见的高强度“二度梅”,导致长江水位持久居高不下;长江上游的强降雨进一步加剧了长江中下流地域的洪涝灾祸。一场千载难逢的特大洪水几乎同时在中国南北迸发,而我的家乡枞阳县凤仪乡——一座江心洲,也不断在风雨中摇摇欲坠,险情几次垂危。

  七月份下旬乡镇地方官就屡次圩心赶人,特别是晚上绝对不答应家里住人,要么圩埂上借住,要么圩埂上搭帐篷暂住,要么分开江心洲去亲戚家栖身。我家正居圩心,父亲母亲大概是担忧大难到临,说怎样也不许我在家栖身,于是我来到老公家(那年我们正处着对象)过这个芒刺在背的炎天,每天薄暮我都要跑不少旅程去他家附近的一个公用德律风亭给父母打个德律风,晓得安然无过后晚上我才能平安如梦!

  终究,记得是8月3日晚上,我从恶梦中惊醒,头涔涔泪潸潸,我感觉心脏将近蹦到嗓子眼了,于是蓬头垢面去德律风亭打德律风,却怎样也打欠亨了,回来后我泣不成声,除了流泪仍是流泪,老公骑自行车去县城里打听了一圈回来,也带来了个好天轰隆——凤仪圩昨晚破圩了。

  这个动静犹如五雷轰顶,让我方寸大乱,其时的我二心只想着父母双亲的安危,忙不及地要回家,老公也即刻做好预备陪我回籍,一传闻洪流漫天儿子要陪我去洲上,公公心旷神怡地说:“孩子,你把她送到白荡渡船处就回来,你没坐过船,会晕船的。”他用混浊而又期盼的眼神看着亲爱的儿子,恰似期盼他能大白个满意味。

  等我们临行前跟婆母辞别时,只见她白叟家跪在厨房灶神画像前,双手合十,嘴里念念有词,而后上身虔诚蒲伏在地,祈祷灶神保佑我们一家平安然安,保佑我俩平安然安。白叟见我们即将出发,又慌忙爬起,拉着我的手千丁宁万吩咐,要留意平安,遇事不要慌乱,要早点回来,时隔二十年,我仍然能清晰地感触感染她手中的哆嗦,心中的担心,言语中的期盼和眼神中的悬念……

  盲目跟从老公上了客车,胡里胡涂地上了渡船,趁波逐浪我们到了凤仪,身为村干部的父亲带着红袖章在渡船船埠杂乱无章地接见回返的公众,只见他神气凝重,面貌枯槁,我想象不出他事实有几多天没睡个囫囵觉了,乔装出来的挂在脸上的惨白笑容却怎样也掩饰不了躲藏在他心里的痛苦悲伤。

  当他在连续上岸的人群中看到我和老公的身影时,混浊的眼神立马变得灼耀犀利起来,掉臂及在人前,收敛起方才还挂在脸上的牵强的笑容,厉声对我们呵叱起来:“谁让你们俩回来的?赶紧归去!”

  “我回来看看你和妈妈。”

  “你妈妈在家楼上住着,平安着呢。快跟船归去!”

  “不可,我要回家!”我的无可置疑让父亲无可何如,我们坐上了舅父一早送来的仅载四人的划子,船在广宽的江面上飘摇着,我其时的茫然此刻无法用言语描述,无畏无惧,无伤无痛,就像着苍莽的江水一样……

  吞噬了家乡的洪水收敛了它狰狞的面貌,没事似的打着转儿不断地溜达,混浊的水面上,时而浮现一具具被水浸得发胖的猪、狗、鸡的尸体,时而看到一床床花被褥、床席在水里打着漩涡,时而看见一只只老鼠兴奋地在水里游着,贼眉鼠眼时不时地四周观望,时而看见几条水蛇在水中划过几条细痕,还时不时地看到几家被洪水淹没了屋身的屋顶和一丛丛拼命冒头的树梢,天上偶尔飞过几只大翅鸟儿展翅低飞,张狂放纵地发出几声刺耳的鸣叫,明显是为这得来全不费功夫的丰腴食物而感应兴奋。

  没有航路,没有参照物,仅凭一点标的目的感我们的划子驶向了我的家。我家地基很是高,洪水也仍是没过了一楼窗台之上,划子间接划进我家大门,妈妈在楼梯口处用手稳住船头,我们不寒而栗地扶着墙壁下了船,跟从妈妈来到楼上。

  母亲的一通幸福的责备事后又有点傲娇地跟我们引见本人灾后和父亲的妥帖糊口放置,每天早上父亲从江提上送倆桶饮用水回来,还有乡当局挨家挨户发放的救灾物资:军用被、便利面、脱水蔬菜、84消毒液等等,父亲每天投身于村民们的安设和协调工作中,母亲安守家中,母亲如有所思地说:“你舅舅开船来接我,我坚定不分开,怎样着家里才最能让人安心。”

  母亲带我们爬到三楼楼顶,只见我家的俩口大肥猪在厨衡宇顶上恬然地哼哼唧唧地叫喊着,还有很多鸡在安闲地踱着方步,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浑然没有灾后的惊骇和不安。

  “它们吃什么啊?”

  “我不按时从二楼窗户上扔苞米锤和一些秕谷下去,一到饿得慌它们还能自救。”母亲奥秘地卖着关子,过了一会儿,母亲喊道:“你们快来看!”只见咱家的俩头猪像跳水活动员一样从屋顶一跃而下,跳入水中,拼命划着前腿,瞪着后腿,水面上只留着鼻孔、嘴、和眼睛,它们快速地游到对岸,并敏捷地上了岸——近150米处的隔邻老胡家楼平上,本来不知何时它们发觉老胡家楼平上堆有粮食,于是一日三餐按时过去“吃饭”。吃饱了即刻前往。

  薄暮,三三俩俩的鸡鸣声吸引了我,只见屋顶上的鸡有的正在展翅翱翔,有的振翅欲飞,有的曾经在树顶上安步挪动着,寻找着最恬逸最平安的蹲夜姿态,“水中有很多蛇和老鼠晚上会爬上楼平咬鸡,家里的这些鸡到了晚上就都飞到树顶上留宿,第二天黎明它们又接踵飞下!”母亲注释说。屋顶到树梢少说也有近四米高,这该有一股如何的力量才能让它们如老鹰一样翱翔啊?我不敢想象,有生之年竟见证了猪会泅水鸡能翱翔,但对生命的敬重之情已永刻我心……

  夜近了,乡当局的巡查船只又起头来接人去江堤上去留宿了,母亲赶紧吹灭蜡烛,说:“你们俩赶紧随船回堤,我就在家里睡,听着家里的猪哼鸡鸣才睡得结壮。”坐船返程中,我发觉很多多少户人家的昏黄的灯光跟着大喇叭的呼叫招呼悄然地灭了……再次站在江堤上远眺圩心,那一盏盏昏黄又接踵打招待似的敞亮起来了,我和老公会意一笑,这是一种博大情怀,是一种矢志不渝地苦守……

  第二天我们被遣送至哀鸿安设点——凤仪乡对面的耦山镇各所学校,我和老公其时正好在耦山镇新开小学任职,回到学校,我竭尽全力地协助家村夫,并以史无前例的精神套种勤学校分给我们的四畦菜地。

  终究,洪魔败退了,我们也可自在回籍了,常常我骑着自行车回家总要在车尾带上俩蛇皮袋本人亲手种的白菜回家,回抵家乡一上岸,我就挨个帐篷发俩颗绿油油的大青菜。

  还记得隔邻队的一位老太太,她穿戴一身素平民裳,头上挽着一道黑色的发带,不遗毫发,光可鉴人,额上道道沟壑中流淌着不惊的岁月的长河,惨白的皮肤上映着落日的朝霞,她手里正抓着一把爆米,一粒一粒地往嘴里塞着,一如她头发一样地毫不慌乱,偶尔有几粒从指缝里掉到地上,她亦从容拣起放到嘴里,劫后带来的磨难一点也没影响她的崇高和从容,莫名的,一看到她就感应心安,岁月静好四字也就充盈心湖。她看见我拖着蛇皮袋过来,也就扯开嗓子呼喊着:“大学生又来发青菜喽!”看到长者乡亲们称心满意地拎着一颗俩颗我种的青菜回归帐篷里,一种满满的骄傲感溢上心头,它轻松地驱赶了这个炎天本来带给我的发急和害怕,霎时有了强悍的心里,骄傲着心里如斯就充满了自傲,它激发并蒸融了我对糊口的强烈热闹和赤诚。

  那一年的炎天竣事后,我和爱人再次返乡,当脚步踏上了熟稔亲爱的地盘上,一股亲热之风迎面扑来,履历了洪水洗劫后的家乡防护林——意杨树带着本人独有的沧桑对我们点头请安,回家必经的老桥虽被洪水冲垮了,但她决然用本人残破的身姿支持人们往来,劫后的小河又诲人不倦地温柔地呼唤人们来洗衣洗菜洗澡,一切都归于安静和夸姣!

  工夫如梭,恰似在清爽目光里,令人炫目标向阳升起时一种很奇异的光线里走来的少年;也恰似在阳光下弥漫着风尘而纯净的通明。我和老公对眸一笑:“我们也算有履历的人了!”于是,拿起相机在小河滨、小桥上、防护林里、岸边留下了这几张宝贵的回忆……

  工夫如梭,二十年过去了,从头细赏这几张老照片,阿谁炎天恰似在清爽目光里,令人炫目标向阳升起时一种很奇异的光线里走来的少年;也恰似在阳光下弥漫着风尘而纯净的通明……

  前往搜狐,查看更多